1. 首页
  2. 仙侠武侠

戏精重生:池少宠妻成瘾 第197章 戏真多_陌上纤舞

输完液之后,天已经快亮了,甄蕴玺早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池漠洲盯着她输完液才躺到她身边睡觉。

两人睡的正天昏地暗的时候,江雪柔冲进了门,一进门就叫道:“呀!真不好意思……”

她刚看到房间里两人相拥而睡的样子,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甄蕴玺本来睡的熟,有人进来,她条件反射地坐起身,然而坐起来之后整个人还是懵的,一脸茫然。

她是谁?她在哪儿?

池漠洲瞬间就清醒了,他坐起身,完全没有慌乱的表情,看到她的表情,反倒是有点觉得想笑。

甄蕴玺就佩服池漠洲这一点,做什么事都能稳如泰山的样子,心理素质那真是牛的一批。

池漠洲让甄蕴玺慢慢清醒,他看向母亲说道:“妈,您怎么来了?”

江雪柔看向他说道:“我怎么能不来呢?因为我,把蕴玺给弄到医院里来了,我当然要来看看了,真是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错。”

“阿姨,我没什么事的。”甄蕴玺清醒了不少,忙解释道。

“怎么能没事?都住院了。”江雪柔一脸自责。

池漠洲说道:“好了妈,今天没事她就可以出院了。”

“能出院更好,我在家给她煲养胃汤喝。”江雪柔说道。

池漠洲眉头微皱,说道:“妈,她工作很忙的,她要去公司。”

“病了还去什么公司啊!你放心吧!我不去打扰她,就喝汤的时候给她端起进去就好。”江雪柔摆摆手,显然没把池漠洲的话放在心里。

甄蕴玺小心地说:“阿姨,我的确特别忙,公司里有很多事呢!”

江雪柔看向她一脸受伤地问:“蕴玺啊!你是不是怪阿姨啊!你怪我也是应该的,如果不是我多事,你也不会受这样的无妄之灾!”

“阿姨,我没有,您别误会啊!我公司是真的忙!”甄蕴玺忙说道。

江雪柔看向池漠洲训斥道:“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没做好,你的女人会那么努力的工作吗?你爸他人再不好,也给足了我安全感,看看你做的那些事,简直渣的不能说!”

池漠洲一脸无辜地摸摸鼻子,他怎么了?

甄蕴玺最受不了别人对她好,尤其是中年妇女,她妈妈的这个年纪,于是她无条件缴械投降了。

甚至池漠洲说:“妈,您赶紧回去休息吧!”

甄蕴玺还说:“阿姨是好意,我回去就是了。”

池漠洲看着她有点无奈。

甄蕴玺说罢自己也挺无奈的,她也没办法,有时候真是控制不了自己,谁让她从小缺母爱呢?

她其实挺羡慕池漠洲,如果她的妈妈还活着,她一定也是这样幸福的。

于是甄蕴玺又回到了凤华池,池漠洲走之前还说她:“你要是想去公司就去,千万别不好意思。”

“我知道啦!”甄蕴玺忙说道。

池漠洲离开后,甄蕴玺去工作间工作。

过了没一会儿,江雪柔进来了,她端了一碗汤说:“蕴玺,喝汤了,我亲手熬的。”

“谢谢阿姨。”甄蕴玺几口喝完。

江雪柔走了,没有逗留。

甄蕴玺放心了。

但她高兴的真是太早了,半个小时后江雪柔又进来了,她拿着药说:“蕴玺,该吃药了,虽然你的胃已经好了大半,但是不能大意哦,这些都是医生开的,趁水温刚好,赶紧服了。”

“谢谢阿姨。”甄蕴玺拿过药喝了。

然后一个上午她就没闲着,江雪柔简直热情的过分,她又不好意思驳人家的热情,所以下午的时候,她还是找个借口去公司了。

她深深怀疑江雪柔是在家呆太久,太无聊所致。

路上,她一直在想庄玳和她说的话,她真的想不明白江雪柔为什么对她那么好?说不通啊!

下午池漠洲来接她的时候,甄蕴玺想到中午的想法,问他:“如果你的儿子想娶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你会同意吗?”

池漠洲看向她低斥道:“胡说什么呢?又不是真的不能生,不是可以治好的?”

甄蕴玺又问他,“你儿子说他看上的女人可以治好,你相信吗?”

池漠洲皱着眉看着她问:“你到底在想什么?”

甄蕴玺认真地说:“如果我只有一个儿子,我不会同意他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漠洲啊!我觉得你妈妈人真的是很好,连这点都不介意。”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我妈她和你说什么了?”池漠洲看着她,眸光中充满了审视。

“没有没有!”甄蕴玺忙否认道。

池漠洲耐心说道:“这次我爸把她气到了,她能转移一下注意力也好,等她消了气我就让她回去,不会长期住在这里的,你也不必想那么多,她同不同意我都不会放你离开的,所收你想也是白想。”

甄蕴玺:“……”

她该说什么?一句话就给她堵死了。

简直就是钢铁直男,本来可以说的情意绵绵的话愣是让他说的威胁力十足。

两个人回到凤华池,江雪柔迎过来问:“蕴玺,是不是我上午总是去打扰你,所以你跑公司去了?”

“阿姨,没有啦。”甄蕴玺忙说道。

池漠洲在一旁说道:“妈,您要是气消了就回去看看我爸吧!”

江雪柔一听,忙说道:“你要赶妈妈走啊!蕴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怕你胃还难受,所以才多进去几次给你送汤送药。”

甄蕴玺气的瞪了一眼池漠洲,他这个货,瞎说什么话?好像她告状了似的。

她忙说道:“阿姨,我真的没事,下午是公司有事情我才走的。”

池漠洲无奈,他解释道:“妈,蕴玺她什么都没和我说,我是担心我爸,他一个人在家能行吗?”

江雪柔摆摆手说:“他有什么不行的?人家最会照顾好自己了,反正我现在不想看到他,你别想赶我走。”

甄蕴玺心里无奈。

池漠洲也无奈地沉下一声气,说道:“行了,吃饭吧!”

江雪柔叹气道:“唉!儿子大了嫌弃妈了,不想和我老太太住一起。”说罢她又看向甄蕴玺说道:“对了蕴玺,今天你能吃多少吃多少,我不劝你了哈,不过还是要多吃点,这样有肉了身体才能好是不是?”

甄蕴玺不敢怠慢,忙点头称是。

晚餐吃的还算开心,江雪柔没再劝甄蕴玺。

因为刚刚生过病,所以甄蕴玺吃的很少,几乎没怎么动主食。

池漠洲问她,“是不是胃还难受?”

江雪柔在一旁懊恼地说:“都怪我,不然也不会出这样的事!”

池漠洲看向母亲说道:“妈,我没有那个意思。”

江雪柔看着他说:“行了你别解释,我知道你心疼,我也心疼啊!这么好的孩子,让我给弄的进了医院,阿姨没有经验,你放心吧!阿姨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不过你的胃是娇弱,一看就是生活没有规律没养好。”

池漠洲忙抬手说道:“妈,别说您那些养生的事了,吃完您早点回去歇着!”

“唉!真是被嫌弃了!”江雪柔说着,放下筷子站起身落寞离开。

池漠洲无奈。

甄蕴玺看他一眼,也无奈。

有时候吧!人太热情了也是让人无福消受的,她又不能赶人家走,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晚上江雪柔没再出现,甄蕴玺身体好了很多,和池漠洲一起工作,这让池漠洲又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让他心里舒服,格外温馨。

江雪柔回到房间里,池万锦正在给他打电话。

池万锦问:“怎么样啊?池漠洲还生气吗?”

“没那么快不生气吧!”江雪柔说道。

池万锦哼道:“你倒好,当好人去了!我在这儿里外里不是人。”

“你可行了吧!我是来当老妈子伺候甄蕴玺的,不然的话你以为漠洲他能容的下我?我给人做饭、端茶倒水人家都不乐意,你以为我在这儿享受呢?还不都是为了你?”江雪柔气呼呼地说道。

池万锦一听,连忙哄道:“好好好,老婆辛苦了!一定要帮我把漠洲给挽回了,把家主的位置拿回来。”

江雪柔哼道:“也不知道这小子怎么想的?竟然不想当家主,真的是!”

“别提那浑小子了,提起他我心里就生气。”池万锦气道。

说罢,他又问道:“可是那个女人不能生孩子,你真让她进门啊!”

“结不结婚也是以后的事,先把你这事儿过去再说吧!现在也只能全靠她了。”江雪柔说道。

“那好吧!”池万锦说道。

江雪柔不耐烦地说:“以后少给我打电话,万一儿子发现就坏事了。”

池万锦心情这个难受,他从来没有这样被轻视过,仿佛没了家主的位置,一切都没了,他只是个普通人,不再被大家仰望。

他不由嘀咕道:“都是秦子煜这个臭小子,出的这个破主意。”

“你说什么?”江雪柔问了一句。

池万锦回过神说道:“秦子煜说什么我要是病了池漠洲肯定什么都听我的,不然我怎么会动心思装病?”

江雪柔眼前一亮,说道:“我知道了,先这样吧!”

她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江雪柔就在客厅里等着两人起床。

甄蕴玺和池漠洲亲亲热热地走出来,一看到她,立刻松开池漠洲的手,还把人推到一边躲的远远的。

池漠洲:“……”

真的太不方便了。

江雪柔看着甄蕴玺关心地问:“身体不舒服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啊?”

甄蕴玺说道:“我没事了,已经恢复了,今天可以去工作的。”

“啊?你还是再休息一天吧!蕴玺,今天阿姨保证绝不去打扰你,你看我在这儿,你都不能安心养病了。”江雪柔抬着手信誓旦旦地说罢,又内疚地说道。

“妈,她没事了,今天可以去工作。”池漠洲这点还是知道的,毕竟昨晚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

江雪柔摆了摆手说:“怎么也是得胃病,哪里好的那么快啊!蕴玺你再休息一天,好不好?”

甄蕴玺其实想拒绝,可是往往这个时候她就拒绝不出来,她一脸无奈,说道:“好呀!”

池漠洲不悦地叫:“蕴玺!”

甄蕴玺看向他说:“反正在家也是工作。”

池漠洲看着她,她露出祈求的目光,他只好什么都不说。

吃过早餐,池漠洲看向母亲问:“妈,您和我爸通电话了吗?”

“给他通电话干什么?”江雪柔气呼呼地说:“我还没原谅他!”

池漠洲说道:“妈,您不担心他在家一个人不好?”

“那才好,我怕他自己过得不要太滋润啊!”江雪柔说罢,气呼呼地转身走了。

池漠洲心想母亲还是了解父亲的,事实上父亲一个人在家过得挺滋润的。

他看向甄蕴玺,无奈地说:“我昨天说的全忘了?”

“哎呀,算了!我怕她心里内疚嘛!”甄蕴玺拽着他的手娇声娇气地说。

他忍不住抬手掐了一下她的脸蛋,有点无奈地说:“你啊!真拿你没办法!”

甄蕴玺推他,说道:“好了好了,你赶紧去忙吧!”

池漠洲走了,还是有点不放心。

甄蕴玺也做好了今天被骚扰的准备。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江雪柔说不来打扰她,还真的没来打扰她。

就连送药和送汤都是让阿秀进来的,甄蕴玺不由觉得误会了人家,心里还挺过意不去的。

中午的时候,甄蕴玺出来吃饭,结果她一眼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与江雪柔相谈甚欢的秦子煜,颇为意外。

她其实有点不想看到秦子煜,毕竟上次把人家给打成了那样。

她神情不太自然地问:“你怎么来了?”

有点心虚,这是继续向她来讨伐的?

江雪柔笑着说:“子煜是来看我的,他听说我过来了,所以专门来拜访。”

甄蕴玺心里松了口气,不是冲她来的就好。

秦子煜看向甄蕴玺问:“听说你病了?”

“啊!没什么事!”甄蕴玺忙说道。

“都怪我!”江雪柔又内疚地说了一声。

秦子煜看向她说:“伯母,您也是好意。”

甄蕴玺也忙说道:“是啊!是我胃不争气嘛!这件事不要提了!”

“好好好,我们吃饭去!”江雪柔说着,拉了甄蕴玺的手,亲热地向饭厅走去。

这架势,看起来像好母女一样。

秦子煜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

坐到餐桌上,江雪柔亲手给甄蕴玺和秦子煜一人盛了一碗汤,然后看向秦子煜说道:“好久没见了,咱们俩喝点吧!”

“好啊!”秦子煜应声。

江雪柔看向甄蕴玺笑,说道:“蕴玺你就不要喝了,身体好了再说。”

“她不会喝酒的。”秦子煜说了一声。

江雪柔看看他,又看看甄蕴玺,问道:“你们很熟吗?”

秦子煜:“熟!”

甄蕴玺:“不熟!”

气氛有点尴尬。

江雪柔忙笑着说:“年轻人在一起玩也没有什么的。”

甄蕴玺狠狠地瞪了秦子煜一眼。

秦子煜看着她微笑道:“你在心虚什么?我们之间又没事,就是朋友关系嘛!”

这种事真是越解释越黑的。

甄蕴玺碍于江雪柔在这里,又不好说什么,只好瞪他一眼,然后低头吃自己的饭。

江雪柔也没说什么,让阿秀拿来一瓶红酒,和秦子煜喝了起来。

秦子煜整个人节奏都是不紧不慢的,反倒是江雪柔一直在说。

两个人喝了一瓶红酒。

江雪柔扶着头,说道:“不行,喝这么点就头昏了?难道是太久没喝的原因?”

她叫道:“阿秀,扶我回房间躺会儿。”

阿秀忙过来扶她。

江雪柔看向秦子煜说道:“你也喝了不少,下午在这儿休息一下再走,不然我也不放心。”

“好的!”秦子煜礼貌地说道。

江雪柔回房间了,饭厅里只剩下甄蕴玺和秦子煜两个人。

甄蕴玺一脸防备地看着他问:“你来干嘛的?”

秦子煜一脸无辜地说:“我真的是来看伯母的,你误会我了。”

好像她真的想多了一样。

秦子煜看着她说:“真没想到池漠洲他妈能接受你啊!你真打算要结婚了?”

“是啊!”甄蕴玺随口说道。

这个秦子煜,她有点驾驭不了,以后很可能是个麻烦,当成备胎的话,心里真的没底。

所以她犹豫要不要就此算了。

秦子煜看着她说:“这样吧!我们打个赌,我赌你不可能嫁进池家怎么样?”

“这么有把握?”她根本没想嫁池漠洲,不过她好奇为什么秦子煜说的如此笃定。

秦子煜笑了笑,说道:“你了解多少池家?你又知道这里面隐藏了什么?我告诉你吧!池家就是个坑,别说你嫁不进去了!就连颜凝瞳在当初,也是没有希望的。”

甄蕴玺看着秦子煜,有些好奇。

秦子煜看着她说:“这样吧!给你两个选择,想知道原因的话,你和我在一起。你也可以忍耐,不问原因,如果你赌输了,和池漠洲分开,就和我在一起,怎么样?”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xx/2020/cnjxIryrWTZ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