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仙侠武侠

[老九门]妾身有礼 第31章 苦口婆心_若善变

“太太,您找我有事?”火速赶来的管家躬身立在榻前。

“即刻拍份电报发往北平,告诉佛爷,说裘德考已追至北平,万事小心。”李颜端着身子坐在榻上,交代完这句心里仍是不踏实。

“佛爷出发前带了多少银票?”

管家愣怔了下,毫不犹豫的回道:“府里能调用的现银全带上了。”

李颜闭上眼揉了揉太阳穴,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开口:“你一会儿找二丫,让她把我手上所有能调用的现银,交由票号发去北平,如果现银太少,就去汇丰银行看看,父亲这个时间应该是把钱汇进来了。”

“太太,这……”管家面露为难之色,虽说夫妻一体,但佛爷一旦知道自己竟然动用了太太的私财,还不得大发雷霆。

“管家不必担心,就按我说的去做,事态紧急,佛爷他会明白你我的用心的,去吧。”李颜挥了挥手,让管家赶紧走,趁着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心痛之前,不要让自己有机会想起来,是自己主动将钱交出去的。

“诶,我马上就去。”管家苦着脸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诶,管家,再等等!”

管家疑惑回身:“太太可还有什么吩咐?”

“通知副官去解九爷府上,让九爷做好准备,一是筹备足够的银钱以备不时之需,二是防着日本人那边搞小动作影响佛爷此次的拍卖。我目前想到的就这些,去吧,快去快回。”

“太太放心吧,我马上就去。”管家这回跑得飞快,就像后面有人追赶一样,整个一副落荒而逃的模样。

房间里再次剩下李颜一个人,李颜刚还维持的笑脸顿时塌了下来,一个后仰,倒在榻上来回翻滚。

“啊,心疼啊,心好痛啊,我白花花的钱,留给我儿女的嫁妆老婆本啊!”李颜一时间损失大笔钱财,心痛得不能呼吸,估摸着今晚是睡不着觉了。

忙碌的一天过去,有李颜在的张府,依然热热闹闹的迎来了新的一天开始,张府门口守卫正在换班值勤,花匠细心的剪裁着草木花枝,至于下人们更是忙得脚不沾地,但张府上下人员即使忙碌,脸上却都洋溢着笑容,因为张府的女主人宣布,除旧迎新的准备工作从今天开始了。新年的到来,意味着他们都将获得一笔丰厚的过年红包,有了钱,就可以购买肉菜,给家人添置新衣服,甚至可以存着将来用作小买卖的成本。

“太太,陈皮送来了,人现在安置在客房,您看?”二丫精神满满、干劲十足的指挥着一帮丫头,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打扫着张府的每一个角落,务求将旧的一年的晦气如同尘埃一般,扫除得干干净净。在打扫到客房时突然发现昏睡的陈皮,二丫立刻撒丫子往太太卧房跑去通风报信。

“我过去看看再说,你派人通知下张副官过来。”李颜起身更换了件常服,出门前又随手拿了件尼大衣披上,跟着二丫往客房走去。

“什么时候送来的知道吗?”李颜打了个哈欠,睡眠不好,精神头不够。

“以暗卫的手法,应该是掐着我进客房门的点送来的,约一刻钟前。”二丫身为原主的心腹,见多了暗卫处理事务的事后场面,所以很快就得出了猜测的结论。

李颜一走进客房,看到陈皮还处于人事不醒中,满意的一点头,转身坐在了客房的沙发上,对二丫道:“去把他弄醒,小心些。”

“是,太太。”二丫端起桌上的一杯水,走到陈皮面前,朝着陈皮脸上一泼,陈皮立刻一激灵挺身而起,半跪在床上,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哪个混蛋暗算我?”都没看清楚周围,陈皮的怒骂声先起了。

“你祖宗暗算的,怎么的,对救命恩人是这种态度?”李颜慢条斯理的端起茶杯,吹了口气后,啜饮了一口茶。

“李颜?怎么是你,那个陆建勋呢?”陈皮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不由的按着身上的伤口咳嗽。

“你皮痒呢是不是,你家师娘一不在,你就敢直呼我的名字,人关一下连礼貌都关没了?”李颜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发出一声脆响。

“我为什么要对你们有礼貌?夫妻两个没一个好东西,一个关押我,一个又假惺惺的救我出来,如果没有你家佛爷派人抓捕我,我何苦受这份罪?”陈皮说完,起身从床上跳下,大步往外走去。

“站住!若不是看在你是二爷的徒弟,你觉得你今天还有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吗?”李颜脸寒如霜,如果不是顾虑二月红和丫头,这样一个心怀怨恨的潜在威胁,一定要让他在未成长前扼杀掉!

陈皮脚步停住了,冷笑道:“不是又如何,你以为我打不过你们吗?”

“你有三错,你自己却一点都没有意识到。”

陈皮蹙眉回身:“什么意思?”

“第一,师傅尚在,你未脱离就擅自侵占你师傅的地盘开创自己的盘口。”

陈皮不以为然的冷笑:“师傅他老了,一心只追求守着那一亩三分地,与其被别人侵占,不如让给我这亲传弟子,这有什么不对?我有能力有胆气,师傅的家业传给我,天经地义!”

“第二,轻易听信日本人,将吗啡用在了你师娘身上,你可知,因为这个吗啡,你师娘的病,有可能因此真的就是无药可救?”

“难道让我眼睁睁的看着我师娘痛苦吗?更何况我师娘本来就是无药可救了,看了那么多的大夫却一点都没有好转,我好不容易找到一样可以延缓师娘痛苦的药,我哪里做错了?”

“第三,知道你和日本人勾结在一起,泄露你师傅一直想隐藏的秘密,佛爷将你暂时先看押起来却从未动过一分一毫的刑罚,本意不是为了惩罚你,而是避免你无意中再泄露其他机密,坏了你师傅此次的求药之行。更何况还有你师傅的求情,我们根本不准备对你怎么样。要不是陆建勋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竟然将主意打到你头上,私自带走了你。要不是担心你发生意外,我何苦还要浪费人力,连夜搜城把你救出来打草惊蛇。”

“他陆建勋算个什么东西,我根本不需要师傅的求情,也不需要你们的救助!”

李颜差点被气得仰倒,这样一个说不通的混账东西,还不如直接一枪毙了了事,“陈皮,你要记得,没有你师傅就没有如今的你!你真当你师傅老了什么都不知道是吗?他只是装作不知,他错就错在和你师娘一样,老是认为你没长大,护犊子一样守在你身后,替你遮风挡雨,却还要顾及你的自尊心不让你知道。”

“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说什么?”

“二爷居九门第二,经营梨园消息最为灵通,你自以为凭借自己的本事,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那不过都是在你师傅默许下才发展得起来的。长沙统共就那么点地盘,没有你师傅的帮助,其他八门如何允许你这样的小子四处撒野?就靠你说的那点本事,别笑话人了,谁家还没有三五个武功高强的护卫,一个打不过你,一群呢?还不把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直接打死了事扔进湘江里喂鱼。”李颜看着沉默下来的陈皮叹了口气。

“你师娘也许有救,并非你说的毫无希望,但就是毫无希望,为了你师娘,我们也要相信会有奇迹发生。”

“你说师娘有救?”陈皮重伤在身,如今不过强撑着一口气站在这里,骤然听到师娘有救,心中难免情绪激动。

“我们从来都没有放弃寻找名医救治你师娘,约十一天前北平新月饭店传出消息说有鹿活草,神医化千道曾说过你师娘的病就缺一个药引子,就是这株鹿活草。为了给你师娘求药,佛爷和你师傅已经冒险前往北平参加拍卖会了。我这两天也总算联系上了两位美国医生,如果中医最后还是行不通,那么起码还有西医这条路可以走。如今所有人都在为了你师娘拼尽全力,你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什么,对得起你师娘了,还是对得起养你长大的师傅?你师傅在得知你给你师娘用吗啡时虽然气愤,却还是求佛爷放过你,因为他知道你是为了你师娘,所以他痛心,却还是不忍心怪罪于你。但说到底,你勾结日本人,背叛了你师傅。还用吗啡这个毒品拖垮了你师娘的身子,万一将来你师娘有不测,也是你陈皮居首功。枉费你师傅师娘如此信任于你,对你毫不设防,你就是这样回报他们的信任和恩情,什么叫做恩将仇报,我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陈皮的肩膀肉眼可见的沉了下来,在李颜的声声责备中软倒在地。

“……太太,他没事吧?”二丫小心的探头瞥了一眼晕倒在地的陈皮。

“没事,不过是被我揭了遮羞布,一时接受不了,旧伤复发晕了罢了。对了,张副官是不是在门口?”李颜再次揉了揉额头,总觉得最近特别疲累。

“在的,要叫他进来吗?”

“嗯,让副官送他回去。记得告诫陈皮别再多做无用的事,不许找陆建勋,更不许找日本人惹事。”

“可太太,陈皮如今不是有案在身吗?会不会我们刚放出去,陆建勋又找他麻烦?”

李颜拿起桌上的茶点吃了一口,斜眼看向二丫笑道:“那也要陆建勋有空出去才能找他麻烦啊。我估摸着他现在应该是接到了上峰的电报正跳脚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xx/2020/cajEJk0yaEk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