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仙侠武侠

浮光祸世 第104章:郁缱绻_斩华浓

数道粗犷的血痕从少女的娇躯上淌下,血液描绘惊心动魄的血红色,血液的芬芳瞬间荡漾起来。

颌天趴在地上,身体好似受惊的小兽,呜咽着,挣扎着。

“你,伤了她?”

“嗯。这些报酬已经给你,你就回去吧!”

颌天努力想直起身来,她的动作,她想到刚才自己霸气的一记耳光,越发心肺搅成一团。

乱。

她眉宇间没有了喜色,刚刚飞扬跋扈,现在还是黯淡下去,浮动的血丝笼罩在她的身上,萧鸢殇的白衣上,隐约可见那血迹斑斑。

“好。”

她期盼的,也是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

她感慨的,也是端木琉,最不想说的声音。

“哒哒哒”的脚步声,很快就打了颌天个措手不及。

她颓然的身体,在地上,冰冰凉凉的土层,粗鄙之语在耳畔,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

她的眉宇间重归寂寂。

整个人被淬炼出的,曾经的霸气气息,很快时过境迁,她是累了。

“呼啦”一声,胖子居高临下地望着那半死不活的少女。

少女的身体,夹杂魅惑和惹人爱。

胖子挑眉,他的手指好似充气。

但是,他画起传送阵来,真真的很是娴熟!

只见他的手指,在虚空内,轻飘飘地挥舞起来。

动作飘逸洒脱,他的动作流畅华丽,而整个人身体挺直,啤酒桶般的腰肢,也是越发肥硕了。

颌天和胖得连脖子都看不到的胖子,越发显得差距大,到达悬殊的地步。

她的身体,哆哆嗦嗦着,越发地可怜兮兮。

但是看起来,她还能有如此不畏死的生命力,已经很少见了。

胖子爱捉弄人的眼底,产生一抹戏谑。

“我若是将她逼到绝路--”

声音邪魅,转瞬即逝。

这世界上,他可以自由自在地折磨这儿的犯人,虽然自己不是一个狱卒。

但是这儿的狱卒,是他雇佣的,岂不是归属权在他的身上?

想着想着,胖子的笑靥越发浓烈了。

他的手挥舞起来,干脆利落的波纹,天地之气在他的指尖,轻飘飘旋转。

星辰的光辉,又有谁可以驾驭?

只是不知道那些事,那些复杂的、纠纠缠缠的情罢了。

胖子的面部表情,是有把握的。

颌天倒还可以呼吸,她的肺部纹丝不动,刚刚鞭挞的感觉,很快就过去了,但是事实证明,她的血液,还是在疯狂地流,很快就要流干了。

“谋杀。”

她的眼底,积蓄怒气。

爆发,月圆花好。

眼前,晨曦如雾。

胖子的身体,也一样隐入了“云层”内,天地之气涌动,他的指尖在空气中画传送阵时,途经的地方,也自然灌注了天地之气。

传送阵,被他“唰唰唰”两笔浅浅勾勒出来。

颌天光顾着喘息了。

她在一片没完没了的雾气内,血色映红了她的脸。

意志逐渐模糊起来。

她怕自己醉倒,但是担心自己不行。

不过,曲曲折折的滋味萦绕心头,她口干舌燥,一只手紧地握住眼前的草叶--

“咔嚓。”

平平淡淡的声音,胖子已经将一片透明的东西,打在颌天的身上。

她哀叹一声。

传送阵爆发微微,光束浮光掠影而来。

颌天的身体,已经被透明的传送阵,完完全全地包裹住了,没有了余地,让她呼吸。

她的身体虚化,眼前的世界逐渐溶解。

“啊?”

自始至终,颌天只发出了一个音节,是“啊”字。

自是无边无际晕眩在心头缭绕,她跃跃欲试地攥紧拳头,心还是累着。

“滴答滴答。”

声音静谧地出现在耳畔,颌天的身体,陷入一片的黑暗内。

“哐当”一声,眼前的铁栅栏,已经关闭--颌天这下子,终于明白了传送阵的意思!

“原来你是这样的伪装者。”

传送阵,将她从刚刚的野外“裸地”,带动到这儿,也是她最不想见到的监狱内。

风云变幻,狂放不羁的血丝,青丝化作鬓如霜,愁肠寸断。

这儿边陲小地方,为什么还有这样森严的地方。

颌天的心情是不好的,她哀叹。

“浮光祸世。”

的确,想到刚刚浮光,料到前路茫茫,颌天倒是没有畏惧的心理。

她的声音,肺腑之言。

但是,胖子呢?

“哎,小李。”

“嗯?”

“我就不陪你去押送她了,她被我的蛇缠腰,劈了一鞭子,你只需带着她到负一楼最里面的,对,就是只关了一个少年的牢房,将她丢进去。”

“喏。”

“一鞭子?奇怪,为什么这儿还有少年?”

颌天暗自想嘀嘀咕咕。

她知道这是为什么,一个传送阵的符篆样子,在脚下,但是她将那阴影东西,看作了法阵罢了。

“魔疆?大千世界,没有符篆。”

人界有炼丹师念咒,魔界有阵法和魔咒。

不过颌天一直觉得,这太遥远。

如今,她入狱,其他人,皆大欢喜。

那么,“何乐而不为”?

“走,若是你不想死在断头台下……”

“你,威胁我?”

“怎么了?”

颌天眼眸眯起,整个人很快对准眼前的东西看去。

断头台,没什么!

粗犷的铁架子,凝固的血色,幽幽的血腥味--和玄中世看到的,几乎没有什么不一样。

颌天百无聊赖地轻叹一声,她的背上疼痛,但是她知道,自己可以坐起来。

坐起来--太不讲究了,她不仅仅要坐,还要被押到……押到囚牢内?

“走,若不走,我就让他们毁了你!”

颌天无声无息地垂下眼眸。

胖子不是不要她,而是等着行刑。

她是一个异端,她会被杀死--眼前断头台,就是几日后,自己该死的地方。

她的热血,很快会喷洒在眼前亘古不变的钢铁上。

没有任何反转的念头,颌天歪着脑袋,想走,但是无法站起来。

她只觉得,身体在沉甸甸地下沉着,什么原因,能够让她瞬间成为如此的样子?

“你走不走?”

“我……”

唯独少女隐忍的啜泣声音,但是她却没有哭泣,她抽动鼻腔,觉得心也一样堵得厉害。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xx/2020/cNnkVk0hNkk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