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HP流放 第148章 失控_喵爪软糖

即使学校外面已经是满城风雨,但是霍格沃茨依旧是一个温暖的学生们的家,紧张的氛围只有在到霍格莫德过周末的时候才能从到处贴满的通缉令才能够感受到。

“贝拉克里特斯莱斯特兰奇,”阿尔站在三把扫帚的门外,看着墙壁上贴着的通缉令,“她是你的姨妈?”

“是的。”德拉科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莱斯特兰奇,她是我妈妈的亲姐姐。”

“她现在在马尔福庄园?”

“是的。”德拉科点了点头,“如果我们能举报她的话还能获得一大笔赏金呢!”他嘲讽的说。

阿尔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她知道德拉科的心情并不好。

通缉令里的贝拉克里特斯有着一头凌乱的黑发,它们就好像一头稻草一样的披着,她看起来脸颊消瘦,颧骨突出,脸色呈现出一种灰白,而且眼神凶狠,就像是一个疯子。

但即使如此,也依稀能看出美貌的痕迹。

不愧是布莱克家族的血统,无论是纳西莎,还是贝拉克里特斯还是小天狼星长得都非常不错。

“我以为你今天会去找希尔叔叔。”德拉科有些赌气的说,自从希尔赫斯来到霍格沃茨任教以后,他就很少有能够和阿尔独处的时间了,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自己有一个未婚妻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幻觉。

“哦,”阿尔挑起嘴角,戏谑的看着德拉科,“你在吃醋吗,德拉科?”

“这不是吃醋,我只是表达了身为你的未婚夫的不满。”德拉科板着脸说。

“爸爸和导师在一起研究魔药呢!”阿尔开心的说,他对着德拉科眨了眨眼睛,“两位魔药大师凑在一起有着说不尽的话题,而我刚好给他们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足有长时间研究的课题,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应该都会非常忙!”

甚至忙到没有功夫找德拉科的茬。

“哦。”德拉科拖长了语调,好似对阿尔的话完全不在意。但是上挑的尾音暴露了他此时此刻的得意。

阿尔笑了笑,但实际上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他没有告诉德拉科,那个能够把两个魔药大师都吸引住的课题是什么——灵魂药剂。

阿尔最近一直在做这个的研究,她查阅了大量的关于灵魂的书籍——不只是魔药,还有相关的黑魔法,白魔法,甚至魔纹和炼金术,赫斯家族的书房和霍格沃茨的□□区给她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料积累,她有了一个不好的联想,或者说是猜测。

关于哈利身上的魂片。

早在圣诞节的时候,希尔就提醒过她和哈利保持距离,因为从哈利能够连接“纳吉尼”的视线来看,他很有可能是一个黑魔王在无意识中制造的一个魂器。

这有点危险,但却并不影响大局。因为纳吉尼同样是一个活着的魂器,而汤姆能够在纳吉尼保护的生命的同时剔除那个魂片,因此所有人都认为哈利头上的魂片并没有什么大的妨碍。

只要抓住一个机会,让汤姆收回那个魂片就好了。但是阿尔现在有了不同的猜想。

比如,就阿尔的观察和推测来说,哈利头上的魂片非常小,而且它几乎就是一个“死物”,汤姆能够从纳吉尼的身上取出那个对他有所反应的魂片,但是却不能够从哈利的身上取出那个对他完全没有反应的魂片。

阿尔在产生了这种念头了之后立刻写信给汤姆,并且罗列出她的推测原因,并且得到了汤姆的认同——也就是说,汤姆确实觉得他可能无法从哈利身上取出那个魂片。

得到了汤姆的答复之后,她立刻找了爸爸和导师——哈利是她的朋友,她不能在得知了这一切之后什么也不做。

如果是希尔和斯内普两位魔药大师联手的话,也许能够用魔药来达到净化灵魂的目的。

对于希尔来说,她女儿的愿望就是他的愿望,而对于斯内普教授来说,哈利波特是他非常讨厌的学生,但也是一个他愿意用生命来保护的孩子。他们都没有理由拒绝这项研究。

“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冷?”阿尔突然皱眉,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按理说不应该会有寒冷的感觉,但是……

“啊!”

“不好!”德拉科猛地拔出魔杖,看向发出尖叫的方向,这种寒冷的感觉……

“摄魂怪!”果然,那边传来吵吵嚷嚷的人声。今天是霍格莫德周末,这里的学生实在不少,而且低年级的学生更加多一点。五年级和七年级已经接近了大考,而六年级也对霍格莫德的活动不太感兴趣了,因此这里大多数都是三年级和四年级。

混乱——没人想到这里会有摄魂怪的出现,虽说两年前他们曾经短暂的霍格沃茨驻扎过一段时间,但是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而现在,他们并没有接到魔法部的通知。

阿尔跟着德拉科一起抽出了魔杖。她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些摄魂怪只是到霍格莫德来搜查那些逃窜的食死徒的下落,那些摄魂怪不受控制已经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了。

低年级的学生们大声尖叫着,并且到处乱跑,在一片混乱中有人被撞倒,场面几乎失控。

披着黑色大斗篷的摄魂怪已经出现在了德拉科和阿尔的视线里,他们全身都像在水里泡烂了一样,有着结痂的手掌——非常糟糕,不止一个,这里至少有二十个。

而且仅仅是他们视线可及的范围内。

“哦。”一片混乱中,阿尔扶起来一个慌慌张张的撞到他身上的低年级,看起来有点眼熟,应该是一个斯莱特林的三年级,“别怕。”阿尔匆匆的拍了拍那个孩子的头。

德拉科瞟了那个慌张的躲在阿尔身后的小男孩。

他猛地向空中发射了一道咒语,巨大的爆破声加上紧接着的“声音如洪”让大家注意到了他——“保持镇定,向我的方向靠拢,会守护神咒语的靠到外侧!”

在一片混乱中,这个指令就好像是一个提醒一下,让大家混乱的头脑下意识的服从他。

“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阿尔挥舞着魔杖,一个巨大的守护神从她的魔杖里冲了出来,朝着霍格沃茨的方向飞过去——它的所过之处摄魂怪们只能退避。

“龙?”德拉科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关注到这一点,“我记得以前你的守护神虽然没有成型,但是应该是九尾狐。”

“是的,它改变了。”阿尔平静的说,她将一道一道的防护咒语打在了学生们的外围——那都是一些非常生僻的咒语,不过可以对摄魂怪带来的负面效果有一定的缓解作用。

“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阿尔的守护神给他们提了个醒,那些被吓了一跳的学生们也开始使用这个咒语——虽然会这个咒语的人实在是有点少,而且大多数人的守护神的力量并不是特别强。

各种各样的银色小动物飞向天空,他们组成了一道隔离学生们和摄魂怪的屏障,虽然薄弱,但是好歹有些作用。

霍格莫德里许多店铺中的成年巫师都冲了出来,他们发现了外面发生的事情,并且立刻加入到了对战摄魂怪们的队伍中。

“Expecto Patronum(呼神护卫)”德拉科也发射了这个咒语,而从他的魔杖中冲出来的,也不是阿尔曾经见过的那只银色巨龙,而是一只象征着她的九尾狐。

即使是在摄魂怪的影响下,阿尔还是感觉胸口暖暖的,有着满溢的幸福。

摄魂怪会让人陷入在此生最难过的记忆之中,它们会吸走人头脑中所有的快乐,对于阿尔来说,这是非常可怕的。就像是哈利曾经在摄魂怪面前晕倒一样,阿尔曾经经历过的痛苦也远比普通学生要多。

但是德拉科带给了她感动——德拉科第一次成功的施展守护神咒就是在三年级开学时的火车上,当时他就是为了保护他,而今天,在他的守护神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她的象征。

靠着为数不多的成年巫师和会守护神咒的高年级并不能驱赶走摄魂怪,但是稍微抵挡他们一下还是勉强能够做到的。

霍格沃茨的援助来得非常快,邓布利多是第一个赶到的,身为校长,他可以在霍格沃茨中幻影显形,而他身为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使出的守护神咒足以一次驱赶数以百计的摄魂怪,更何况这里只有区区几十个。

危机解除了,不过学生们受到了非常大的惊吓,有些三年级的女生已经抱在一起啜泣了。教授们都相继赶来,阿尔和德拉科正在帮助校长安抚学生们的情绪——当然,德拉科是非常不屑与做这种事情的。只有阿尔在用温柔的语气安慰着哭泣着的孩子们。

“阿尔!”希尔黑着脸飞快的越过人群,直奔他的女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爸爸。”阿尔从口袋了掏出了刚刚在蜂蜜公爵买的巧克力,塞到了她正安慰着的,哭得直打嗝的格兰芬多三年级姑娘。“邓布利多教授来得非常及时。”

“我希望你这次没有‘召唤邪神’。”斯内普嘲讽的对着她冷哼了一声,“如果你们今天老老实实的待在学校为了考试做准备,你们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

“等等,什么‘召唤邪神’?”希尔突然问,他目光锐利的盯着阿尔,“是我想象的那样吗?!”

阿尔:“……”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xh/2020/czjxQI4ySTI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