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火影]知足 第26章 (已修)Page.26决赛_活页夹

中忍考试就这么开启了最终章。

刚巧这天是我的轮休日,于是也像被其他人的热情感染了一样,禁不住决定买票去现场看比赛。只是不知道怎么想的,出门之前竟破天荒地花了很多时间打扮自己……该不是惦记卡卡西总算在时隔一月之后能和佐助一起露脸了,所以才这么矫情吧……咦。

然而走到半路却惊然想起:今天可是木叶和音忍砂忍同盟的一场恶战,我出门不是找死么。可想想又不对,似乎后来战争全面展开,木叶村也没有一处是安全的——换句话说,在哪不是找死?除非我现在就去火影岩后的避难处躲着——这么想,我就坦然了。去比赛场馆时,一路居然是考虑着见到卡卡西后该怎么说话、用什么表情。看来骨子里我也是那种不怕死的人吧?呵呵了……

又或者,他如今成了比我飘渺不可预知的性命更重要的人。

阿丽说: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是人,就都是一个字,贱!——偶尔想想,她这话好像也有点道理。

“小夹姐!小夹姐!”刚走近比赛场馆的入口,就听见两声相连的呼唤,是两名女生发出的。

这十年我也早习惯了在这里为自己取的新称号。名字本就是个代号,只不过用的时间长了也就成了灵魂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像个咒语,一提它便想起了自己。若是有朝一日忘了自己的名字,大概也就意味着早已忘掉了很多重要的东西。

听到呼声,分辨出大概是井野和小樱。我本能地循声抬头,果然入口处站着一金一粉两名少女。两人如今都已剪去长长的秀发,小樱仍是齐肩,井野则梳成一个球包住,很是爽朗利索。

“你们怎么在这?”我快步上前,笑着同她们打招呼。

“就知道在这儿等能遇到小夹姐。我们选的座位都连在一起的,只有小夹姐的不知道,所以才想了这个办法过来等。”井野快言快语地解释到。

小樱也在旁边点点头,附和:“对啊,小夹姐跟我们坐在一起吧,这样声援起来也更有气势啊!”

我干笑了两声,大概能明白他们想干什么了,“你们怎么知道我今天能来呢?”万一没有假期,我也得在医院乖乖值班啊。

“你肯定会来啊!”井野理所当然道:“鹿丸、佐助君、鸣人还有那个不太熟的志乃以及剩下那个不重要的……”

“日向宁次!”小樱接上。

“对,就是这些人——他们都好不容易进入决赛了,想来小夹姐你肯定会来声援啊!”井野说完又用力地点点头,大概是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

“呃……宁次的话,我其实还算熟悉的……”按照凯动不动就来挑战卡卡西的频率,加之木叶医院MVP得天独厚的条件,凯班的三个孩子我也见过不少次,说的上话。

“哦,这样啊。”井野不冷不热地点点头,看来中忍考试的时候宁次给她留的印象不算好,“鸣人还说一定要打败他来着。”

“嗯,鸣人的话……恐怕做得到。”

“总之七班和十班的都来了,小夹姐你肯定也会来的嘛!来给鹿丸加油助威啊!可别让砂忍那个女的太得意!”井野热血沸腾地喊到。

我看看闻声望过来的其他观众,苦笑两声,连连点头:“好,好。”于是在两名女生的带领下找到了木叶忍者的阵营,和几个较为熟悉的人打过招呼之后,我也安置下来。

落座之后,小樱还依旧有些担忧:“不知道佐助君怎么样了,一个月不见人影。还有咒印……他今天,应该能来吧?”

“肯定会来的。”我按了按她的肩,安抚到:“最多是被卡卡西传染了迟到的毛病,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考试的机会。拦也拦不住的。放心吧。”说罢还怕她不信,再奉送一个笑脸。于是得到小樱的感谢。

“诶?小夹姐,一段时间不见,怎么感觉你好像变漂亮了?”丁次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隔着井野和我打招呼,顺便说句好话。

“丁次,你真会说。”我笑,捧着化过淡妆的脸,暗暗期待我想念的人来。女为悦己者容,女为己悦者容,一时说不上哪个才是真理。

一阵动天的欢呼,不知火玄间代替月光疾风站在了场中央担当裁判。我便明白,疾风终究是死了。剧情不曾为任何人发生过改变。

嘴里咬着千本的帅气特上摆摆手,“第一场,漩涡鸣人VS日向宁次。比赛开始!”

已是看动漫时刷过两三回的剧情,其实不看也罢。然而真正来到现场时受气氛影响,也的确有着不同的震撼。尤其当鸣人一遍遍地倒下又站起来,在最后居然出奇制胜地蹿出地面,我也看的眼前一热;而鹿丸的比赛就更是全程看点,在场几乎每个人都受他的引领,相信和期待他下一步定然还会有致胜的方法……可是结局却是他主动弃权,使赛场哗然。

看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是该扼腕还是赞叹,想了想还是失笑:“人才……”

“鹿丸就是这个毛病,太聪明了反而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他的放弃看似很有道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旁边的人叹了口气,已经叼着一根没燃的烟许久,也不知是因为估计她右边的那位大美女,还是怕我的吐槽。

“这又是什么意思?”红扭过头来打量他,和我一样看到了阿斯玛皱着眉头发愁的模样。

“希望鹿丸能明白,在无法认输的实战当中,很多时候是不可以放弃的。”阿斯玛的担忧可以理解,他是操心鹿丸太聪明了反而不敢挑战极限,若是因此在任务和战斗当中失败甚至丧命就不值得了。

“你想多了大叔,他那么聪明,这样的道理自然很快就会明白。这些孩子成长的空间还很大呢。”好心宽慰了一下左边的这位前任队长,随后我换个话题:“你们俩想趁机约会还不躲远点,凑到我边上作甚?”

红的脸人如其名地红了,几句撒娇似的嗔我不该瞎说话之后,就躲在阿斯玛后面不吱声了……我不禁捂脸:这也太好对付了。

“你能不能放过她?”到底还是有担当的人,阿斯玛终于看不下去之后,摸了摸胡子,瞟了我一眼:“话说这段时间你见到卡卡西了吗?预选赛之后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老大,话题转变的太生硬了。”仍是延续接受十班委托那段时间的习惯称呼他,“你们都找不到他,我就更不可能见到他了。应该是在帮佐助特训没错了,但是这两个人已经消失很久了。目测已私奔。”说这话时我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大概有点埋怨卡卡西的意思,但是……唉,我也毫无办法。

阿斯玛哧地笑了:“这种话亏你说得出来,小心以后都嫁不出去。”

“就是啊夹子,你的话里可有点怨妇的味道哟。”红此时终于肯露出俏脸跟帖了。好了伤疤忘了疼,没有阿斯玛皮糙肉厚经得起我调侃,居然也敢跟着起哄架秧?

然而我刚瞥了她一眼,阿斯玛就好像明白我要干什么了似的往前坐了坐挡住红,“佐助的比赛都已经延后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出现。卡卡西怎么想的?”

依旧是,话题转移得太生硬!哼,算了,懒得计较。

不过我也没接茬,只是翻眼瞪了阿斯玛一下,见他抓了抓后脑手朝我憨厚地笑了笑,我也只好作罢了。胡子大叔阿斯玛,老好人阿斯玛——不过他刚刚笑嘻嘻的样子还真算得上可爱,既然如此我就勉为其难放过他俩。

想了想我也只好大度地朝他咧咧嘴,向后坐在座位上,“所以呢?那你觉得这些下忍里面,谁更有资格成为中忍?”佐助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出现了,我乐得闲聊一会当作消遣。

“从目前出场的几个人来看,鸣人的潜力很惊人、宁次实力其实最强,但两个人都暂时不具备中忍所必要的素质。考虑到中忍其实是可以带领任务小队的领军型人物,或许更加具备的是宽广的目光和对作战小队的编排。”

“也就是说,像刚刚那样,如果在场上的不仅有鹿丸,而是有一只四人的任务小队,那么当鹿丸用影子控制住对手的瞬间,就注定这场战斗就赢定了吧?”红再次探出头来,参与了讨论,“所以他是以失败的方式打败了对手。”

阿斯玛点点头,“确实如此。作为战斗队伍军事和领导,显然鹿丸更符合中忍的要求。”说着、说着他便笑了,“那小子头脑确实好使,非要比一比的话,他只怕更有希望晋级中忍!”一副既欣慰又骄傲的样子,好像鹿丸不姓奈良姓猿飞似的……

呵,阿斯玛这人也实在有意思。老好人一个,若关心人、对谁好的时候实在让人觉得很温暖,看上去满脸络腮胡子又高又大的还有点吓坏小萝莉,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在过去认识的这段时间,平心而论他还是很照顾我的,也帮过我不少忙。对他印象分还挺高。

看来红和他在一起会很幸福。说不准还是个好爸爸呢?

正想开口调侃几句,井野愉悦的声音却在这时响起,“话说回来小夹姐原先也是中忍吧?当时小夹姐是怎么通过中忍考试的呢?”

听到女声令人快活的语调时我也展颜一笑,“嗯……我怎么觉得你这话问的有点歧义呢?我会通过中忍考试很值得惊讶吗?”

“呀才没有这么说咧……”井野摆摆手,“干等着也是等,不如聊会儿天么。”说着又冲这边挤眉弄眼。

我一愣,下意识地看了看她旁边愁眉苦脸的小樱,顿悟:“噢……哦!”吓,想帮昔日的姐妹淘排解一下忧思就直说么,井野这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傲娇了吧?弄得我毫无准备不知道怎么扯话题啊。“呃,我、我……我当时……我晋升中忍的时候都已经16岁了,你们肯定在那之前就晋级!”

“你也不用为了他们而太谦虚,”我正发愁整么继续这个话题的时候,阿斯玛出来帮忙了……虽然我并不认为他明白我跟井野一唱一和地在做什么。左边的“老好人”向一群听到这边的谈话后注意力转移过来的少年们解释:“夹子她14岁才到木叶,第一年基本上都把时间花在语言上,第二年才真的开始学习怎么做忍者,”转头笑着看看我,似乎是欣赏:“所以说你已经算厉害了。”

“我哪有花一年时间学语言?说的我语言天赋多差似的……”日语不难学,入门很快,又有养父悉心指导,我几乎是来了没几个月就开始语言、医疗忍术并行着学,“不过那时候当上中忍绝对是撞大运。当年的规则和现在不一样,在最后一关我的对手是……”我顿了顿,下意识地向观众席周围张望:没记错的话那个人应该也在,“药师兜。”话说到这里所有人应该都明白了。

药师兜这些年潜藏在木叶,以一个“万年下忍”的身份一遍又一遍地报考中忍却从来没有通过。与其说他是为了掩盖实力,倒不如说是为了方便收集更多忍者的信息资料。虽然大多数情况下,下忍意味着人数多、质量低,但哪个中上级忍者不是从下忍开始一点点混上来的,每个村子的年轻战斗力总代表着未来几年忍村的实力。所以他的目的应该在这里。

而我则是碰巧遇到他作对手,直接在他弃权之后捡了个“便宜”。其实我会当上中忍,养父当年也很惊讶。=,=

“兜学长……他到底是?”小樱听到这里时便问。看来她惦记佐助,我又刚好提到大蛇丸的人——对不起井野,我转移注意力失败了。

“总之你们小心他就是。”红面色也凝重下来,“暂时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但只怕是离公开通缉也不远了。

算算时间差不多,佐助如果再不出现的话只能被取消考试资格。我也有些坐不住。

“我去一趟洗手间,你们继续聊。”我站起来,拂开裙摆小心翼翼地从观众席间退出来。

按理来说我是可以再等等,其实也并不是真的想去洗手间,只是想到他马上就要来了,忽然就不想见到他……没错,我就是在躲卡卡西。

时隔这么久,一点消息都没。这又不是地球上的21世纪,没简讯没邮件连移动电话都没有!——只怕是就算有他也敢不跟我联系——讨厌,烦人,木头!

恨恨地沿着台阶走上去,待到休息区的时候身边刚巧路过一名暗部。直觉有些熟悉,我脑中立即就浮现了一个猜测——然而也仅是猜测——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离开了。刚好进入内部的时候外面传出欢呼声,估摸着是那师徒俩总算耍大牌玩够了,我应该是错过了卡卡西带着佐助的酷炫登场。切……

啧,我哪儿来的这么大怨气?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xh/2020/cdnDQa0rdDR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