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综主刀剑乱舞]刀光 第34章 曲终人散_小呀小练笔

来者并非是客,没有哪位客人会带着杀气成群结队上门,他们像聚集的黑烟、像凝聚的墨汁、像模糊的阴影,一道道黑影显出身形,逐步包围住整座庭院,他们是暗杀者Assassin。

月光照在他们脸上,惨白的骨质面具反射出模糊的微光,白骨面具与人类的形体,简直像瓦史托德级别的大虚,暗杀者的造型一照面就给晓风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恶感。

吉尔伽美什满含厌恶吐出‘时辰’二字,暗杀者的闯入似乎与金闪闪的御主有关。晓风想起上次在冬木码头的初战,他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细节。

身为英雄的英灵们本质上异于常人,英灵们知道这是战争,知道他们都在抢夺一个圣杯,可他们也能坐下来共饮,能够在战斗中惺惺相惜。

就连看似很不友善的Assassin也在举办王宴时选择光明正大的亮相,而非一上来就刺杀。英灵们即使处于你死我活的态势也能高风亮节,相比而言大多数Master就要不择手段很多。

如果这场宴会的举办者是御主,估计没有人敢动别人递过来的酒水和食物。

人类和英灵,最为接近也最是不同。

这时征服王不紧不慢的吃完了纸筒里最后一块炸鸡,他拿起酒勺从木桶里舀出一勺酒,主动向暗杀者举杯发出邀请。

前来找茬的暗杀者自是不会就此消停,酒勺被打翻在地时征服王也不再客气了,剧烈的旋风让所有人视线都受到影响,等风稍作停息,周围环境已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们顶着烈阳站在沙漠里,炽烈的风扬起漫天黄沙,无数装备盔甲的士兵踏着细沙向他们走来,他们是隶属征服王的军队,勇士们生前追随征服王四处征战,死后也追随他变成英灵。

这是征服王最引以为傲的宝具——王之军势。

征服王跨上战马遥望他的雄壮的军队:“灵王,这世界能够重现是因为它印在全军所有人心上,他们穿越时空回应我的召唤,始终效忠于我,他们是我的至宝!是我的王者之道!”

“王的志愿是所有臣民的愿望!看到这样的景色你还确定我是错的吗?”

晓风指尖轻弹手里的斩魄刀,刀剑发出清脆的嗡鸣:“征服王,我的刀和你的宝具是同样类型的东西,你的军队死后追随你,我的朋友们也在死后持续支持我。”

“你用你的欲望感染全军,让他们和你有一样的愿望,臣民们把一切献给你。我和他们则因共同的祈愿走到一起,他们相信我会带领他们走出地狱,相信我们在一起能创造出美好的未来。即使在奋斗的路途中死去,他们也把力量留给了我,我的斩魄刀就是这样诞生的。”

“他们的信任令我为王,我为他们而献身,你能说我是错的吗?”

晓风毫不客气:“你批驳与己观念不同的王者,这对我和骑士王来说是种冒犯,你适合你的国家,我适合我的国土。”

“征服王啊,你的批判专横至极。”

征服王对晓风的直言不讳并不生气,反倒哈哈大笑起来,他开口道:“我毕竟是征服王,霸道是我的本能,敌手稍不留神就会被我碾压。”

“征服一切,就连别的王者也可征服,你的意志如此坚定,真是个好敌手啊,灵王。”

征服王撂下这句话后一拉缰绳,健壮的战马冲向敌人,军队随着他的动作开始奔袭,铁蹄踏在沙漠上发出阵阵轰鸣,黄沙滚滚,沙尘里夹杂了血的气味,一张白骨面具滚落到晓风脚旁。

暗杀者们被围剿殆尽。

士兵们振臂欢呼,气氛热烈如同骄阳,晓风眯起眼睛,真是太耀眼了。

他刚这样想日光就转暗了,军队的欢呼声停止,所有人抬头遥望天空,澈蓝的天空染上夜色,明亮的太阳转变为苍白的月亮,寒风吹走剩余的暑气,沙漠里气温骤降。

干枯的石英树从荒漠里探出头来,树枝像亡者伸向天空的手,远方传来野兽低沉的咆哮,一只戴着骨头面具的小型蜥蜴类生物从阴影中窜出,它迅速钻进砂砾,一会儿就逃之夭夭。

小蜥蜴逃走后,沙地上突然出现很多身着黑斗篷的人。

他们有的背着孩子,有的手中握刀,有的牵着驼满物资的马,黑色兜帽和厚重的围巾防住了风沙,也遮住了他们的面容。

领头的黑斗篷喊道:“快一点快一点,暂住地就要到了。”那声音像是少年,有种明快的清亮,可在场所有人都听出来这声音像谁,他们纷纷把目光集中到晓风身上。

一个小黑斗篷扯住领头少年的手:“哥哥……”

孩子话还未说完固有结界就像泡沫般破碎了,黄沙、月亮、石英树、征服王的军队、黑斗篷的人群,尽数消散。

他们再次站在举行王宴的庭院中,晓风镇定自若,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他向周围人挥手:“宴席差不多结束,我和我的御主就先行离开了。”

他们就这样一步步离开众人视线。

在晓风走后最先憋不住的是韦伯,他语无伦次:“征服王的固有结界怎么会变成那样?那是什么地方?还有那只怪模怪样的蜥蜴你们看到了吗?世界上怎么会有那种生物存在?”

征服王摸摸脑袋笑开了:“圣杯果然很神奇。”

韦伯气急:“你笑什么笑,Berserker谜团重重啊。”

征服王一个脑瓜崩儿敲到自家Master脑门上,他在韦伯的痛呼声中笑得张狂,只要能与伟大王者相聚共饮就是一件快事,哪怕不是同一个世界的王者。

征服王已经想到灵王也许来自不同世界。

吉尔伽美什却更进一步,他对晓风的种族产生了怀疑,征服王靠全军才能成功显现的固有结界,灵王凭自己一人就能篡改到如此地步。气味、温度、色彩、影像都完美再现了,这个心力和记忆不像是人类能有的。

这次的王之宴会,晓风猝不及防暴露了很多东西。

此刻另一边的晓风很不舒服,他装作若无其事,可他的伪装能否对雪起效实在值得怀疑,等他们走出一段距离,雪停下脚步站在原地,晓风也停了下来,他没有回头。

什么也不要问,什么也不要说,晓风心里默念。

雪主动走到他面前对上他的视线,明黄色的新月有着温暖柔和的光芒,和虚圈终年冰冷的月亮完全不同,雪站在那里说:“你很痛苦。”

雪还是开口了,为何非要说破?为何不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太过固执、也太过接近了,自保的本能被唤醒,雪逼迫出他攻击的欲、望,让他消失,细碎的低语充斥耳边。

晓风听到自己发出冷笑,那声音尖刻而冰冷,他掐住雪的脖子:“你确实很敏锐,太敏锐了却一点也不肯装傻,总是这样紧逼不放可是会遭人厌烦的。”

雪握住掐在他脖子上的手,这只手笼住他的喉管,造成压迫却没有让他过于难受。他比晓风本人还先明白这只手并不是想杀了他,这是一个警告,如果他选择退缩,他们就可以恢复过去的关系。

他不会被讨厌,主人会继续对他温柔,可主人也永远不会在痛苦时向他们伸手,他无法视而不见,他想要为此冒险。

“一直一直在你身边,为你指明道路。”

晓风牙关紧咬,他感觉后脑都在发疼,他知道刀剑付丧神远比人类长久,如果好好保养能比死神还长久,可他们也是会损坏的,如果不够小心也许能在一瞬间破损到连他也无法修复。

如果真有这一天他又该如何,再拿破碎的魂魄融成一把斩魄刀吗?最终铸出的刀魂也不是当初那个人了。

他悲伤而彷徨,雪却坚持向他伸手。

心灵世界里的风生躺在冰面上遥望天空,隐约的阴翳褪去了,天空变得更加高远,与此同时身下的冰面裂出一道细缝,她眼眸微阖。

没有什么比过于依赖谁更恐怖的事情,无论何时都要留下退路,你已经这样做很久很久了,如果现在动摇……

风生叹息道:“笨蛋,最后可别哭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xh/2020/cOnGQh2JOG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