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玄幻奇幻

主播们 第83章 大结局(十二)_薄暮冰轮

“我绝对没有买投票!陈阳,你是知道我的人品的!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李一笑对着电话咆哮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问题是,现在别人不知道啊!”陈阳也是急得嘴里长泡,“现在平台封了你的直播间,还出了一通这样的公告,别人当然是相信平台了!你赶紧想想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人?”

李一笑深吸了一口,在原地踱了几步,沉声道:“红烧大叔,只有他。我说最近我的票数怎么长得这么快,被圆圆挂了一通反而涨了那么多,看来是有人‘好心’给我买了投票,就在这里等着我。”

陈阳倒吸一口冷气:“该,我算是知道你是怎么栽的了。他的经纪公司,和我们平台的老大是好哥们。”

“……那现在怎么办?”李一笑问道,心里慌得很。

“阿笑,你一定竭尽全力帮你想办法,能走关系的走关系,但是你千万要忍耐,你的微博我来管,我们现在一定要稳住局势,不然你就真的要完蛋了。”陈阳语重心长地说道。

“那我现在要做什么。”李一笑问道。

“什么都不要做,你现在风尖浪口,多做多错,忍得了这一时,以后才有挽回的余地啊。”陈阳苦口婆心道。

李一笑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半晌才道:“好吧,我知道了,先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李一笑对几人露出了一个苦笑:“自从知道红烧大叔和吴俊杰认识之后,我就在想,迟早会有这么一出,现在事情真的发生了,我反倒是放下心来了。”

金锋、韩麦、李师师和陈一路此刻都在七号别墅,清楚地听到了陈阳的大嗓门都说了些什么。

金锋愧疚难当:“都是因为我……”

“不,你别这么说,就算没有你,红烧大叔也不会放过我的,我可是他竞争对手,咱俩早就撕破脸啦。”李一笑心中郁结难当,面上却很坦然,他不能让金锋如此愧疚。

“玩这种手段,真是恶心。”李师师没好气地说。

“人家就靠这招,玩死了不少人呢。”李一笑说。

李师师翻了个白眼:“不行,你忍得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就是要搞他!非搞死他不可!”

“那拜托你了,你帮我留心一下红烧大叔和吴俊杰,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李一笑拜托道。他心里有些感动,没想到李师师平日里对他没个好脸色,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的。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么做的,妈蛋,这几个渣滓真是恶心到我了。”李师师一脸愤懑。

“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们怎么能这样就封了你的号呢?都不跟你打一声招呼。”陈一路坐在沙发上,这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他入行不久,因为家里有钱甚至还有人情,一直都被多多关照,在这个行业里发展得顺风顺水。是以他从来也没见过这样□□裸的构陷,最可怕的是,原本应该主持正义的那一方却在和别人狼狈为奸。

陈一路呆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他为了诬陷你,应该是花了不少钱,一面要打通关节,一面还要给你买投票……哎,真是名利动人心。”韩麦郁闷地感叹道,灌了一大口菊花枸杞茶冷静冷静。

“不行,我忍不了了!这也太恶心人了!李一笑,你也退圈吧,我给你投钱,你爱干嘛干嘛去!”陈一路再次发出了地主家傻儿子的宣言。

李一笑看着他气愤的表情,心中的郁闷之情倒是好了许多。

“这不是钱的问题,”李一笑说道,“我不想就这样离开,放弃我喜欢的事业,就这样背着黑锅走人。佛烧一炷香,人争一口气,我要是认怂滚蛋,我就承认自己输给他了,我受不了这个侮辱,我一定要给他点教训!”

李师师在一旁点头赞同:“这话还有点出息。不过这事儿还是要从长计议。”

几人商量起了对策,但都不得其法。最后陈一路忍无可忍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大声道:“我呸他一口番茄炒蛋皮皮虾,这些主播这些公司这些平台都围着钱转,干的都是这种龌龊事,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朋友在这里受委屈,图什么呢?我们干脆自己来搞个平台吧!以后想做什么做什么!别再受这种鸟气了!”

李师师凉凉道:“现在平台都在烧钱,你就算家里有矿想入行,你爸妈同意你这么烧着钱玩吗?”

陈一路顿时萎了,委委屈屈地说道:“我……我……我写个策划书给我爸爸看去!”

“如果我没记错,你家只有能源生意在赚钱,其他都血亏,令尊想再加个赔本生意?”李一笑问道。

金锋也是一脸怀疑。

陈一路抱着头:“哇,我不管,我就是要自己搞平台,我爸不投钱,我自己融资去!”

李师师嘲笑道:“就凭你,能拉到才有鬼。我看也就秋宁大小姐愿意给你砸点钱了。”

陈一路更委屈了:“宁姐现在都不在这里,我想找她要钱……啊不,融资都不行啊!再说了,她还跟家里僵着呢……”

“哎,也不知道秋宁和甜甜怎么样了。”韩麦说道。多日不见秋宁,他格外想念。

“应该还挺顺利吧,闹得很大呢,我刷个微博首页都能看见好几次选秀黑幕爆料。秋宁还是很有两把刷子的。”李一笑说道。

李师师和秋宁是同学,非常清楚自己的这位老同学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比较惊讶的是,《天籁少女》的主办,是秋宁家的公司。”

“什么?”李一笑大惊。

“啊?”金锋立刻坐直了身体。

“我怎么不知道!”这是韩麦。

“你们不知道吗?”陈一路四顾茫然,“秋宁和叶叔叔都不知道斗法几轮了,江阿姨已经去北京说是要和秋宁面谈了。”

“我不知道啊!”几人异口同声。

“哎,听说叶叔叔气得心脏病都犯了……宁姐,她会这么做,也是为了夏甜雨吧,我看她是挺冤的,明明表演时唱得很好,但是平时剪辑里就挺吃亏的。”陈一路叹了口气。

“所以,现在秋宁是为了甜甜,跟自己亲爹杠上了?”李一笑总结道。

“是啊,哎,我真的很发愁。其实我还是挺希望宁姐回家的,她真的很聪明,也很有才华,她真的应该经商的。我爸爸说当初让我和宁姐订婚,就是看中她的能力,我爸说我以后肯定是个只会花钱的傻白甜,要给我找个厉害的老婆,能赚钱能管得住我的,我只要在家吃吃喝喝花钱带孩子就行。”陈一路说着,一脸不服。

几人斜眼看着陈一路,觉得他爸爸真是慧眼如炬。

“好了,我再想想办法,办法总比困难多嘛。”李一笑貌似乐观地说道。

但是内心深处,李一笑已经嗅到了那一股暴风雨的气息。

他就像一只无辜的小鸟,被卷入了一场超乎寻常的暴风雨中,他不觉得自己一定可以从中逃脱,更大的可能性是——他葬身于这场灾难之中。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xh/2020/c9jnIa4JMnR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