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凹凸世界]向大佬低头 第13章 向013低头_随迩

“告诉我,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我忽然很不想说话。

这里就我们三个清醒的,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提拉脸色有些难看,她皱了皱眉:“她的精神力还真是强大。。。”

我:……????

他们两个有什么过节吗?

我没有回答他,他也不在意,直径向前方走去,提拉一脸警惕,冷汗随着嘉德罗斯的每一步划过脸庞。

嘉德罗斯的气场真的又大又恐怖,我挺佩服提拉的,至少还能站着,我因为受伤的缘故都要跪了。

他的杀气笼罩着整个地下室,如果不是我目前和他同个阵营的话,我都要以为他要连我一起杀。

……等一下,好像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说不定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然而,他直接在我和提拉呆愣的视线中越过我们,走到了王子的面前。

他背对着我们,向昏过去的王子抬起了手。

我还没来得及掩面,王子躺倒的那个地方已经被他不知怎么搞得轰成了渣,巨大的轰响伴随着地面的震动响起,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有鲜红的血成股从倒塌的建筑物中流出,那片废墟中血肉模糊,隐隐能看见一根断掉的手指。

我咽了口唾沫。

提拉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然后她一脸呆愣地问我:“那蠢货之前对她做了什么吗?”

我一脸木然地看向她:“怎么回事,他之前不是在沉睡吗?”

他怎么可能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说什么呢,你被我打糊涂了吗,堤拉?”她一脸诧异地看着我,“她的那个诅咒只是肉体沉睡罢了,精神上还是清醒的,话说那不是你研究出来的魔法吗?”

我已经放弃了思考。

算了,要死一起死吧。

“虽然我后来替换了你的魔法,但只是换了个施术者而已,她在精神上是清醒的,并且一直在攻击我的精神力,她的精神力很强,连我这个巫女都差点承受不住。”她道,“这个公主怎么这么凶残?”

我心下了然。

原来如此,难怪我之前说他凶残时,你也觉得他凶残。

嘉德罗斯这家伙,连好好睡个觉都这么折腾。

我对提拉补上一刀:“他是个男的。”

提拉:“……”

所以说,你之前所谓的柔弱公主是不存在的。

话说,如果说他之前都是清醒的……

那我有没有做什么惹他生气的事情,我有没有磕到他?我有没有说错话?

……等一下,我目睹了他穿女装和差点被人强OO,他会不会杀人灭口?!!

用了没两秒的时间想这些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一脸狠戾地转过头来了。

我和提拉同时一惊,摆出了警惕防备的姿态和神情。

话说,我们不是敌人吗?怎么突然统一战线了,搞得嘉德罗斯才是大魔王似的。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总之,即便不怕死,但是我也不想再死一次。

然而,当他看到我防备的姿态后却几不可察地挑了挑眉,耀眼的金色眼眸中有一丝恼怒闪过。

没等我弄清哪里惹到他时,站在我左前方的提拉忽然化出扫帚,一个黑色带闪电的酷炫魔法向嘉德罗斯砸了过去。

提拉狰狞着清秀的面容大喊道:“去死吧!!”

我能从她的声线中听出一丝几不可闻的颤抖。

巨大的黑色魔法球夹杂着刺眼的闪电袭向嘉德罗斯,他闭了闭眼,噬笑一声:“小虫子的把戏。”

魔法球在他所在的方向炸开了花,把整座建筑物炸得震耳欲聋、摇摇欲坠。

爆炸扬起了满天的灰尘,阻碍了我的视线,我只看到嘉德罗斯在魔法球爆炸前一个跃起翻身躲过了攻击,然后隐在了雾霾中。

提拉咬着牙往前方持续输出魔法球轰炸,爆炸接连不断地响起,灰尘越来越大,我都快睁不开眼睛了。

地下室原本就封闭浑浊的空气在飞快升温,我被一波接一波的热浪和气流掀翻在地,模糊的视线中倏然捕捉到一丝金色的光一闪而过,带着独属于他的不屑的噬笑在漫天尘埃中转瞬即逝。

下一刻,我听到了提拉痛苦的大喊,伴随着骨头“咔嚓”一声的脆响。

我一惊,待灰尘几秒后散去一些时,看见了前方的场景。

提拉的扫帚不知何时掉在地上,她正跪在地上,低着头,发丝凌乱地披散着遮住了她的脸,隐约能见她咬出了血的红唇。

而嘉德罗斯却趾高气扬地站在她身后,一脚踩在提拉的背上,双手各扯着提拉的一只手向后拉,而提拉的右手肘处已经扭曲得严重变形,想来是被硬生生折断了。

他微微抬着下巴,干净的脸上扬着一抹残忍的笑容,金色的眼瞳在脸上的阴影中亮得惊人,里面是让人心寒的肆虐。

他高傲地噬笑道:“嗯?就是你这虫子把她打成那样的?”

语毕,未等她回答,他已经扬起嘴角,手中稍稍一用力就又是“咔嚓”一声地将她的另一只手从肩膀处折断了。

“啊啊啊啊!!!!”

提拉发出了嘶哑的惨叫声。。。

我从地上爬起,踉踉跄跄地跑向他,一边有气无力道:“住手……”

他好似没有听到我的话,微微眯着冷意十足的金色眼眸,恣意残忍地笑着,依旧扯起提拉两只已经骨折的手将她瘫软的身体吊起,踩在她背上的脚又在碾压□□,像是要借此将她的脊椎骨也这么折断一般。

提拉黑色的长袍已经染出了明显的血迹了。

他不屑道:“哼,还以为能将她打到那种程度的人多少有点本事,没想到根本是个不值一提的渣渣。”

住手啊,她只是个NPC,都要被你虐出心理阴影了!!!

“提拉!”我大喊了一声。

他们同时下意识看向我。

我趁提拉微微抬起头时,将白雪公主送给我的糖果掏出来准确地扔进了她嘴里。

她一咽,身影开始逐渐透明,最后消失在了我们面前。

她消失前的最后一刻有气无力地对我道:“……所以说,谁是提拉啊,我叫夏研啊。”

我轻声道:“啊,我知道。”

地下室转眼间只剩我和嘉德罗斯了。

昏暗的环境内一瞬间只剩下沉默与压抑。

嘉德罗斯一脸阴沉地盯着我。

我只能面无表情地干巴巴道:“……啊,这样支线任务就结束了吧,你等下就可以去打怪了。”

“刚才怎么回事?”他语气非常低沉地问我。

“没什么,我将她送到另一个地方去了而已。”我如实回答道。

吃了那糖果后就会被禁锢在糖果屋里,虽然失去了自由,但至少保住了性命。

“你凭什么阻碍我杀她,渣渣——”

他杀气凛冽地看着我,好像下一秒就会冲过来拧断我的脖子一样。

“因为她长得和我的女朋……咳,女性朋友一模一样,所以我不希望她死在我面前。”我平静地答道。

早在看到她真面目的那一瞬间我就很惊讶了。

黑发黑眸,和我的朋友长得一模一样。

到最后,连名字都是一样的。

听了我的话后,他诡异一顿,紧接着眸里的杀意竟开始散去些许,而后慢慢平静了下来。

这时,系统提示音响起:“恭喜参赛者嘉德罗斯和堤拉完成《睡美人》的情节故事,接下来可以挑战最终BOSS了。”

语毕,整个地下室开始晃动,不断有瓦砾从头上落下,四周开始倒塌,再过个两分钟就要成废墟了,想来是刚才战斗太激烈了。

然而我们两人都是平静如斯,不紧不慢地准备离开。

忽然,我瞥到角落里一顶缺了一角的尖尖的帽子,那应该是我之前掉的。

我走过去将它捡起,站到地上的石块上站在了嘉德罗斯的面前,高出了他半个头,并在他不耐不解的目光中微微弯下腰朝他行了个礼,然后将帽子戴到了他蓬松而柔软的金发上。

我微笑着轻声道:“为你献出最高的礼赞,嘉德罗斯。”

在古世纪的记载中,巫女或邪恶之物将自己的帽子轻手戴到一个人头上,即是对他的最高赞美或爱慕。

我当然是前者了。

他一开始很不耐很恼怒,脸上明显写着“竟然敢把这么脏的东西放到我头上”的不满,听了我的话后却是一愣。

四周依旧在落着瓦砾,淅淅沥沥。

我们身处其中,浑然不觉。

整座城堡下一秒就要倒塌了,忽然我脚下一空,失重感致使我站不住脚。

紧接着我手臂一紧,那块肌肤传来温热的感觉,我愣愣地抬头顺着手臂上方看去,发现那是嘉德罗斯抓着我胳膊的手。

我跌坐在地,他低着头居高临下地看我,放开我的手后噬笑一声道:“你也不是那么没用。”

四周不再是即将倒塌的城堡了,也没有不断落下的瓦砾,嘉德罗斯的头上没有了那顶帽子,而我也变回了自己的那套睡衣裙,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一切如初,只有原本在手中的便宜高跟鞋丢在了一旁。

我们又回到了泛着荧荧绿光的洞穴,但与之前不同,这不是封闭的,我的身后有一条小道,那里昏暗阴森,是我们来时所走的那条路。

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我们一开始就中了幻术。

而且如果我没搞错的话,这个幻术源于我。

证据就在于:

“呐,嘉德罗斯,你听过这些童话故事吗?”我问他。

“我以为我会知道这些幼稚的东西吗?”他不耐烦地回答我。

意料之中的回答。

其实,这些童话故事都是我那个女性朋友,也就是夏研告诉我的。

她说过,这些故事在这世界大概是找不到的。

当时我问她为什么,她只是笑着说:“因为这些东西不属于这个世界哦,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我道:“这些故事听起来很美好。”

她笑着道:“谁说不是呢,但是这其中也是有黑暗存在的,都是作者建立在现实中写出来的,没有什么东西是完好美好的。就算是童话也是会骗人的哦。”

所以当夏研出现在任务中时我就知道一切都是幻术了,要不然嘉德罗斯的蓬蓬裙怎么可能变得回来。

他应该也早就察觉到了这是幻术。

然后应该是他凭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扭曲了幻术在他身上的作用吧。

而这场幻术中的童话副本归根究底缘于我,所以只有我自己克服了才算真正完成任务,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幻术中逃脱出来。

而我在最后一刻,才真正克服了幻术。

一切都是我内心的作用。

因为我打从夏研告诉我这些故事的那一天起就向往着那些童话,也想看看所谓的黑暗是怎么样的,所以这个洞穴里的幻术折射出了我的内心。

就连夏研一开始出现时,问我的那个“堤拉,你参加『凹凸大赛』的欲望又是什么呢”的问题也是我内心的一种自我发问。

对此,嘉德罗斯不屑道:“渣渣的内心就是装着些脆弱没用的东西。”

我没反驳,只是任务完成后的欣喜致使我对他微笑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今后想给你讲讲这些故事。”

闻言,他冷哼一声别过头去看向不知名的地方,高傲至极,竟然没有出言拒绝也没有嘲讽我。

我有些诧异。

眼角瞥见他隐藏在金色发丝下的耳尖有点泛红,我感到莫名其妙。

天很热吗?

系统提示音这时又跳出来道:“接下来播放《睡美人》的后续:巫女和睡美人从城堡里逃了出来,但西王的国王因为辛德瑞拉的死亡,通辑了巫女,并得知了巫女的所在地,然后派遣士兵包围了城堡将巫女逮捕,最后在群众的众怒下于广场烧死了巫女。”

我沉默了半晌。

果然应验了老巫婆对我的预言。

如果说我没在被抓之前从幻术中醒来的话,那么我就得经历火烧之刑,然后死去。

说不定现实中我也会死去,到时任务也完成不了……

啧,这任务果然难。

好在完成了。

没一会儿,原力武器就可以用了,嘉德罗斯的手中再次出现了神通棍,他把它扛在肩上,向更深的前方走去。

我赶紧站起身拿过高跟鞋跟上他。

我忽然想到我在自己的内心里把嘉德罗斯套上了蓬蓬裙他竟然不打死我。

真是稀奇,我都已经作好去死的准备了。

果然,他就那么想知道格瑞在哪里吗?

用凯莉的话来说就是:真爱啊。。。

接下来就是打怪了,打完就赶紧跑路。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ls/2020/cNlHlaZdNHR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