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历史军事

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 第20章 微者隐也_鱼危

第二十章

九重天之上,天河宛如一道银色的光带。

群星汇聚,光辉灿烂,亿万星辰皆是盘古的头发所化。不难想象出盘古创世身陨之日,他的身姿是何等高大,每一颗星辰对他而言都是渺小的,日月山河也只是那位大神力量的冰山一角。

有两道身影站立于东方,天河之下,似乎在观摩周天星辰的运行。

“太一,观此景,有何感悟?”

“我们在太阳星上看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一时半会也没什么感悟……”

“当时与如今的想法不同。”

“嗯。”

“盘古之威,我们修为越高的时候越是感触良多。”

“哥哥,我们在讨论周天星斗大阵,你再怎么回避也无法改变推演得出——周天星斗大阵需要三百六十五个大罗金仙的事实。”

“唉,还有一万四千八百个罗天上仙……上亿的金仙或者玄仙……”

“如果把阵法推演完毕,太阳星必为群星之主,哥哥与我成为整个大阵的阵眼,仅次于太阳星的太阴星也至关重要,哥哥、羲和、常羲的修为都要突破大罗金仙,否则只会被这个掌控周天星辰的大阵反噬。”

“……”

“哥哥,你怎么了?”

“太一啊……你不仅要催我修炼,还要催太阴两姐妹修炼?”

“为了妖族的未来。”

“我以前怎么没看出你如此在意妖族?”

“我在意的是哥哥的安危,妖族是顺带的,是你天天和我说洪荒危机重重,要成立一方势力,这样可以争取到更多的修炼资源。”

“咳!”

当年都是为了忽悠太一出力啊!

帝俊与太一两兄弟边说边踏入星辰之中,进一步感悟运行规律,一路上随手收集到了不少散落的星辰之砂,可以用于炼器和阵法。

洪荒的实力层次,大能者普遍停留在大罗金仙境界,次一些的是罗天上仙境界,再其次……就可以踢出先天神祇的范围了。从开天辟地活到现在,连罗天上仙的境界都没有,别出来丢人现眼了!

好在先天神祇数量少,但都根基深厚,丢人的不多,再往下,便是金仙,玄仙,真仙,天仙,地仙这几个境界。

地仙之下是什么?

帝俊不想去了解,也拒绝去知道。

倒是太一兴致勃勃的为他科普了一遍,听得帝俊颇为不可思议,“仅仅是仙人以下,居然可以归纳出十四个小境界?!”

那种境界,资质再差,修炼的生灵花费点时间不就能突破吗?

“在我的记忆里,他们被称之为修真者,寓意为返本归真,这些人没有办法吐息先天灵气,连后天灵气都被污染得一塌糊涂。”

周天星斗大阵是妖族的机密,太一仗着帝俊的河图洛书在身边,时刻屏蔽天机,便高兴的与兄长分享后世的事情,“因为实力提升缓慢,所以细化境界,筑基期的意思是‘散而为气,聚而成形’,初步有了对天地灵气的感知,从筑基期到渡劫期都是凡俗之辈,到大乘期才可以羽化成仙,我听说有的地方更厉害,单是筑基期就有九千层。”

帝俊:“……”

太一补充道:“筑基期之下,还有练气期,有人意志坚定,练气三千年,可惜还是找不到筑基的方法。”

这些就纯属调侃了,全是太一从修真小说里搬出来的例子。

而被他认可的小说都是有逻辑的……

也就是说,要是在某些极端条件下,这些事情都可能会成真。

“太一,我知你梦到未来的一角,这种事情也不算离奇。”帝俊忍不住说道,“可是没有一个大能者会梦到这么惨的未来吧!”

太一代入楚东的思维,疑惑道:“很惨吗?但是楚东觉得很有趣啊。”

修炼在楚东看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从零起步,层层突破。

这点让天生就十分强大的太一都有一些羡慕,自己没体会过呢,那个什么紫霄神雷好像很不错,他都有一种想要尝试渡劫的念头。

“有妖族在,洪荒未来不会变差的。”

帝俊笃定地回答,自己擅长推演,同样知晓未来的不确定性,这个世界还未有人可以固定未来,“你我都是先天神祇,不是蝼蚁之辈,炼气也好,筑基也好,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

上一个如此有自信的就是混沌魔神,然后他们就在洪荒摔断腿了。

有的时候,说话不能太肯定。

太一心里想着这些,脸上却对兄长充满了信心,“我们是最强的,妖族就会是最强的,我与羲和、常羲不是特别熟悉,还望哥哥帮忙劝说。”

帝俊一听他还没忘记这事,叹道:“我尽力。”

他还在追求羲和期间,本来都快要让她同意成为自己的道侣了,未料中间发生了这么多变故,他现在哪里有脸上门提这种事。

“太一,你答应过替我向她们解释的。”

“嗯,反正我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就算与哥哥有关系,我也会当作不知情的。”

“……”

帝俊的心脏狠狠一抽,回头捏了一把太一笑容阳光的脸颊。

“不许胡言乱语,为兄已经跳进天河里都洗不清了!”

“唔——不敢了。”

坏人姻缘,天打雷劈。

不过……

太一总觉得挂在帝俊嘴边的不是羲和,而是太阴星这颗星辰的名字。

“哥哥,你是喜欢羲和,还是喜欢隔壁的太阴星啊?”

“我都喜欢,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太一的表情正经。

帝俊给了太一一个“算你懂事”的眼神,羲和他要,太阴星他也要,或者说……没有太阴星权柄的女性先天神祇,他根本不会考虑与对方结为道侣。倘若不是太一出了这种事情,他都想把小一点的常羲撮合给弟弟。

兄弟二人和姐妹二人结合,本身就是阴阳互补的好事。

可惜太一对常羲没有任何兴趣。

罢了,罢了……

太一喜欢修炼就修炼吧,总归不会找一个看不顺眼的人陪伴,他与太一同为太阳星上的三足金乌,弟弟喜欢的,他也会勉为其难地接受。

这一闲逛,帝俊和太一数百年都没有回近在咫尺的太古天庭。

论道,谈心,推演阵法,处理妖族事务等等。

兄弟二人都心情愉快。

太古天庭有什么闲杂琐事找妖皇陛下,帝俊的神识就回去一趟,只要不动手,和本体坐镇没什么区别,况且有妖师鲲鹏和十大妖帅在太古天庭,也没有什么家伙会不长眼地攻击他的神识。

五百年后。

周天星斗大阵的阵法,仅差最后一线即可推演完毕。

太一停止了推演,说道:“在没有万全准备时,周天星斗大阵出世,会导致天机泄露,不利于妖族的发展。”

帝俊认同道:“可,待大罗金仙过半再说。”

太古天庭加上下界妖族,哪怕再算上一些不听从妖族调遣的大能者,大罗金仙满打满算也没有超过五十人。

离大阵的要求相差甚远,还是培养自己人,暗地里发展妖族为上。

“我们回去吧,哥哥肯定要忙了。”太一同情地看向浪了五百年的帝俊,真是不容易啊,以往五百年一眨眼就过去了,兄长却像度年假一样繁忙。

“你不是说帮我吗?”帝俊反问。

“那是等哥哥去修炼之后。”太一放松道,“我还在修养呢。”

和帝俊谈心之后,太一算是了解了一番妖族的底蕴,他决定放缓自己的计划,毕竟一个元会期间,肯定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积三十年为一世,积十二世为一运,积三十运为一会。

而一元有十二会。

洪荒的岁月……还长着呢……

太一从天河中漫步而出,途经太阳星时,发出“咦”的一声。

“什么东西?”帝俊眯起比太一色泽深沉少许的金瞳,显露出危险的光彩。他把目光投向太一的衣袖,在刚才一瞬间,自己似乎看见了一抹无形无相之物扑向了太一这边,又被太一迅速收入了衣袖内。

有点像是神识?不对,太一怎么会收他人神识。

太一的手指藏在衣袖下,捏了捏,莞尔道,“一个小可爱。”

帝俊哑然,忽然记起太一偏爱幼崽和乖巧可爱的东西。

该不会是什么气体化形的吧。

“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别让为兄担心了。”

“哥哥放心吧。”

到了太古天庭,太一就与帝俊分开,若无其事地走向东皇宫。衣袖下,一缕透明的纯净神识缠绕在他的手指上,死死扭紧,张牙舞爪,仿佛在报复他说自己是“小可爱”的事情。

“我这是在夸赞道友钟灵俊秀,风姿卓绝……啊,要到了。”

东皇宫所在之地,先天灵气浓郁得接近实质化,凭空滴落金液。气运环绕,五光十色,雕梁绣柱,画栋飞甍,千门万户也不过如此。

若不是太一不喜他人靠近,此时已有仙官落地迎接,手持礼器,白鹤起舞,女仙奏乐,摆出一副恭迎架势。

总而言之……比古朴的昆仑宫要金碧辉煌无数倍。

太一正要到东皇宫放出神识,好好聊一聊对方是用怎样的精神撞太阳星的,莫非是最新出现的淬炼神识的功法?结果没走几步,他意外的被一名妖将拦下,若是没有记错,对方是守卫太古天庭南天门的人?

妖将眉眼粗大,身材魁梧,是虎族的一名金仙。

他等得焦急万分,见太一回来,连忙说出来意:“东皇陛下,有一名白衣道人自称浮黎,说是要见您,偿还因果。”

若是一般人也就罢了,偏偏妖将发现对方是一位隐姓埋名的大能者!

这等实力之人,妖族也不愿得罪。

太一微讶,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衣袖下奋起反抗的神识一滞,从螃蟹钳子一般凶狠的力道变成了软绵绵的猫爪子。

哦,明白了。

看来是这道神识的熟人。

“浮黎……”太一咀嚼着这个名字,嘴角弧度上扬。

这个名字意味着广袤无比,美丽光明,万物之始,在后世还拥有至高无上的意思。人族的北宋期间,范成大所写的《白玉楼步虚词》里就有记载。

『浮黎路,依约太微间。』

『雪色宝阶千万丈,人间遥作白虹看。』

『幢节度高寒。』

这首词让他的心神浮动,莫名想起了什么。

“让那位浮黎道友来东皇宫吧,下次若是他来,不必阻拦。”

“遵命。”

妖将记下了“道友”这个称谓,暗暗咂舌,以东皇陛下的修为和脾气,竟然也有可以随便称之为“道友”的人?

南天门处,白衣道人略微抬头,待妖将回来后便直接踏入太古天庭。

妖将刚要张开口,此时只能闭上了。

一路上,白衣道人脸上的冷意减轻了一些,太古天庭的仙家景色不沾半点妖气,出尘而高雅,占据了这里的妖族也会下意识地收敛异相,以道体形态,穿衣戴饰地走在里面。

他再用目力往前一看,浮光掠影闪过。

东皇宫前,有一人站立于玉阶之上,白衣金线,神采夺目。

人相之外。

似有金乌之影,大日之辉,灼亮到容不下一丝其他色彩。

对方也注意到了他的审视。

欣然道。

“浮黎道友,妖族的太古天庭可比得上三清的昆仑宫?”

“比不上。”

白衣道人说出完全不给面子的话,淡漠道:“昆仑宫,三人足矣,太古天庭,无数妖族也不过是充数。”

即便如此,不称元始而称浮黎的白衣道人在轻微皱眉后,也不得不承认道。

“你之一人,在我眼中如大日降临,修为之高,气运之强,独自修行亦可,又何必留在妖族这片气机驳杂的九重天里。”

“道友认为我该如何?”

太一并不生气,温和地问下去。

白衣道人毫不犹豫地说道:“脱离天庭,闭关修炼,从此游走在因果之外,三十三天之上,寻求大道真谛。”

太一说道:“有一个人和你说过相似的话。”

白衣道人不假思索道:“何人?”

太一答道:“你之三弟。”

白衣道人沉默片刻,脸色不再是波澜不惊,像是耻于和通天说的一样,“看来他也长进了一些,但是言行不一有何用。”

太一连风都吹不开的衣袖下,神识暴动起来,想要挣脱。

太一心底好笑,面不改色地压下这道神识。

在出面见元始后,太一的话语较以往多了一些,轻快地说道:“浮黎道友,你们的家事我就不管了,兄弟之间还是以和睦为主较好。道友来见我,说是偿还因果,可是你我二人有何因果?”

白衣道人伸出手,一盏宫灯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灯高二尺,碧玉为楼阁,内有两灯芯,燃起火苗,交织在一起恍若缠蛇。

火蛇吐信,往上飘去。

若有人落入灯盏之中,或是盯着看,必会元神蒙昧,晕晕乎乎。

——先天灵宝翠光两仪灯。

它与宝莲灯、八景宫灯,玉虚琉璃灯、灵柩灯并称五大灵灯!

太一微妙地说道:“给我的?”

在洪荒历史中,这本来就是他该得到的宝物,而且是放在寝宫床头边的宫灯。对于不缺修炼资源的自己来说,翠光两仪灯除了用来当一件漂亮的装饰品之外,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白衣道人不知,偿还因果毫无压力:“以此偿还你与通天的因果。”

他暗道:送一件先天灵宝别说是偿还因果了,都该欠下人情了,东皇太一要是知足,以后就别来打扰避世的三清!

太一看着这盏宫灯模样的翠光两仪灯飘来,单手接住。

火蛇似乎瞥了他一眼,然后更加亲近了。

火焰亲火。

“多谢了。”

太一见状,心生喜悦,二话不说就招待对方进东皇宫论道。

不管怎么样也是登门送宝。

白衣道人停顿了一会儿,还是登上台阶,跟着太一进入了东皇宫。

刚一进入,白衣道人就听见太一风马牛不相及地问道。

“道友,微为何意?”

“微者,隐也。”

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情况,白衣道人还是冷冰冰地回答了对方。

“在日月亏损之下,隐藏自己之人吗?”太一喃道,金瞳中夹杂着火焰的目光落在了元始身上,令对方眼皮刺痛,略带一丝迷惑与兴味。

在楚东的记忆中,小师弟回答过同样的话。

【师兄,我的名字没什么特殊的意义,不像是你的名字是从《楚辞》里搬出来的,微,小而隐,由小而见大啦。】

楚东当时好奇他的来历,打趣道。

【微在道家也具有很多意义,是紫微的微,还是清微的微?】

【……】

小师弟的表情古怪起来,垂下脑袋,嫌弃地说道:【再怎么样……也不是紫微的微啊,你看我有哪一点像是大明湖畔的紫薇啊!】

【我说的又不是那个紫薇!】

【师兄,你暴露了,没想到一心修炼的你居然还看爱情剧。】

【这个就……哈哈哈,修炼之余的乐趣嘛。】

楚东尴尬的笑声回荡在太一耳边,令太一的眼神柔和下来,看向白衣道人的时候不再是能把玉清道体都给烫熟的那一种。

“我再问你一句,你可答可不答。”

“……”

“元者,本也,始者,初也,先天之气也……”

“?”

“你觉得‘微’这个字如何?”

“……”

白衣道人不解其意,品味过这个先天文字后,没办法昧着道心否认。

他答道:“很好。”

清微,玉清也。

太一把翠光两仪灯放入寝宫,宫灯一接触其他物品,地面就闪烁起翠绿的玉石光芒,“我也觉得很好,我们之间的因果暂时还完了。”

元始不悦道:“暂时?”

太一的脸色不再温和含笑,而是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你可有厌恶妖族,辱骂妖族为扁毛畜生过?”

元始一愣,强行镇定地回答:“没有。”

【他骗人!】

拆对方台的自然是太一衣袖里,苦苦挣扎的某人神识。

好在元始听不见。

太一心底呵呵,三清里也就元始这个家伙发了疯的讨厌妖族,这是洪荒版本的种族歧视!而且对方歧视的扁毛畜生,指的就是飞禽!

这和直接骂三足金乌有区别吗?

“对天道发誓吧,没有就一笔勾销了。”太一冷酷地斩断他的后路。

“……”元始浑身僵住。

“嗯,我感觉对天道发誓好像也不太保险。”太一缓缓展开一抹灿烂的笑容,金瞳泛起冷光。三清是天道的亲儿子,万一天道这个没感情的东西也要包庇对方,死不承认元始在私底下辱骂妖族怎么办?

“这样吧……你对我发誓。”

太一迈开脚步,走近白衣的元始,面对面地看着他。

这个时候元始才发现,孤身一人来太古天庭是一个多么不明智的决定!早知道给完先天灵宝就走了!

太一拉长尾音,平添几分绮丽。

“誓言就是……”

衣袖里的神识也停下闹腾,好奇地倾听着太一要怎么折腾二哥。

元始顾及脸面,神色难看。

太一后半段的话落下,不给元始回绝的机会。

“你从来不会恶意辱骂我,你玉清……会公平地对待妖族,对待我。”

“可以吗?”

太一此时已经接近元始的鼻尖,一双金瞳内跳跃着纯粹的火焰,火光翩然,里面没有利益心,没有争斗欲,仿佛仅仅是一只居于九天之上,太阳星中尊贵且自由的三足金乌。

他的呼吸平缓,先天灵气流转四周,无形中炙热起来。

那张没有任何妖邪之意的面容……

俊美明亮。

以堂堂正正的姿态,证明自己,并且烙印进对方固执己见的道心里。

“说话啊,道友。”

“不说话我就当你承认了。”

这个陷阱,是你自己踩进来的,那就休怪他撕了你这张脸皮了。

妖族招你惹你了吗?

太一看他还在内心争斗,干脆助对方一臂之力地拿起东皇钟,小钟迷你又可爱,被他放到元始的耳边轻轻晃了一下。

“咚”的一声,元始的大脑空白,眼冒金星。

半晌。

他盯着太一的双眸有了点光彩,没有了厌恶情绪干扰后,嘴唇挪动。

“嗯……”

这个家伙,居然压制了他的负面情绪。

留下的正面情绪就是……

东皇太一,的的确确是看重“道”胜过权利之人,亿万万洪荒生灵中的佼佼者。

龙凤麒麟也……不如对方。

很……耀眼。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ls/2020/cNlDkh4dND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