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恐怖灵异

风城迷途 第三十八章 人生是选择_风蕴生

早上六点半,当王潇潇醒来的时候,桌上又已经摆好了早点,二人就像已相处多年一样,无需多言的吃完了早餐,宁静满足。张路远先开车将王潇潇送到她的值守点,才自己返回办公室。

做志愿者无非就是指个路拦个人什么的,维持一下考场的纪律,事少时间长。王潇潇心里一直想着怎么样和岚砺彻底划清界限的事情,自从上次在校园里闹了一场,紧接着又在城中村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王潇潇就处处躲着岚砺,岚砺可能也是自觉心虚吧,除了偶尔打个电话,寄一些匿名礼物,也没有来过分骚扰过王潇潇,但是也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只说给时间让王潇潇冷静一下。现在她也不知道在岚砺心里二人到底算个什么关系,虽然在她心里二人是已经无关了。

挨到中午时分,张路远来了个电话问要不要一起吃午饭,她借口下午还要继续值勤,在这边和大家一起吃工作餐就回绝了。心不在焉的塞了两口食物,她避开人群,走到走廊的尽头,拨通一个号码。

王潇潇的双手扶着电话,指尖因为用力已经发白。尽管对方还没有接听,她却十二分精神的在聆听,仿佛生怕错过对方的第一声喂。“嘟~嘟~嘟~”电话那头迟迟没有接听,她的心也渐渐的暗下来。

“喂,哪位?”就当她快要放弃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优雅妩媚发女声,带着一丝冰冷。

“喂,黎经理吗?是我,我是王潇潇,上次在风大设计展我们见过的,是您留号码给我让我有事打给您的,您还记得吗?”王潇潇一口气说出了一长串,仿佛生怕对方会忘记自己,最后,还低声加了一句:“我是丰岚助学基金的资助对象。”

“王潇潇?“女人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句,顿了两秒,说:“我记得,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我,”王潇潇收了收声音,“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一下关于我和丰岚的合约的事情。”

“哦?”黎红饶有兴趣的说:“合同上不是都写清楚了吗,你还有什么疑问?”

“我,我就是想问一下,如果我现在要退出丰岚助学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王潇潇最终还是问出了心里的那个问题。

“呵呵。”女人轻笑一声,听不出喜怒哀乐,“原来就是问这个啊,很简单啊,你将丰岚一次性支付给你的100w连本带利的归还,再加上违约金,就快要解除合约了。”

“那,我大概要给你多少钱啊?”王潇潇小心翼翼的问。

“emmmm,大约不到300w吧。”黎红轻描淡写的回答,仿佛就是300块一样。

“300w。”听到这个数字王潇潇的心里咯噔一下,300w,她去哪里赚这300w呢?难道让张路远去替她“赎身”?那就算是张路远愿意,她也不愿意。“只要我有这三百万就随时可以接触合约了是吗?”

“原理是这样的,怎么,你该不会是要岚砺给你赎身吧?只要是岚砺出的钱都是岚家的钱,我劝你不要动这个歪脑子,丰岚不是你可以这样玩弄的。”女人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透出一丝狠厉。

王潇潇听了女人这番话,不禁心里浮起一阵冷笑,果然在黎红眼里她只是个没有本事没有后台甚至没有底线的小表子罢了,既然对她是这样的评价,可想而知以后也不会安排什么好差事给她。尽管合约承诺毕业后就可以进入公司享受中层待遇,但天上哪有那么多馅饼掉,光是无条件服从工作安排这一条,就够让她细思极恐了。就算天上真掉了这么大馅饼,那也是被砸死的几率和被撑死各占一半,总之没活路。

“黎总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没品,我没什么别的问题了,打扰你了,就先挂了。”王潇潇直截了当的回答,也算是堵了黎红的嘴。

“呵呵,那最好了。”黎红又恢复了常态的媚气声调,“你要是想脱离,就早点拿钱到公司人资来解除合约,对你对丰岚都好。” 黎红嘴上说着要她早点脱离,语气里却是料死了王潇潇逃不掉的样子,唇齿之间都是讽刺。

“谢谢黎总,我会尽快的。”王潇潇也不想和她虚情假意,挂断了电话。

丰岚集团总部,总裁助理办公室,穿着黑色修身包臀西装裙的女人倚坐在沙发上,手上还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电话的那头已经挂断,她稍稍拿开手机,闭眼轻笑了一下,将手机扔在茶几上。

“红姐。”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的戴眼镜圆脸女人开口叫到,“是王潇潇的电话吗?”

“可不是吗,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呢。”黎红稍抬凤眼,眉毛上扬。

圆脸女人推了一下眼镜,思忖着说:“刚刚我和您说的事情您怎么看,她现在已经是属于违反公司合约了,带他们的那个经纪人本来连个公司都没有,靠接绿源媒体的一些边角零碎活儿过日子,带的都是从学校里找的没有入行的条件好的女学生,赚点廉价劳动力的差价,倒是让她瞎猫碰到死耗子发掘了两个潜力股给绿源,自己现在也正式进入绿源工作了。其中有一个叫祁新蕾的,被绿源签了,绿源正全力安排她去参加思路模特大赛。另一个就是王潇潇了,王潇潇去风城代言人选拔,也是绿源示意的,目前内部消息,已经过了初选了。绿源隶属于海盛,可是我们的对手公司。”

黎红牵起嘴角浅笑一下,问:“江芙,你觉得你进公司以来我有没有亏待过你。”

江芙不明白黎红的用意,疑惑的回答:“当然没有,红姐,我是你一手提拔上来的,能和红姐共事是我的荣幸。”

黎红欣慰的点点头,又问:“那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坏人吗?”

“怎么可能,红姐,可能外人对你不了解,可这些年我全都看在眼里的,你有多不容易我都知道,如果没有你,我根本不可能有机会上大学,更别说现在还能拥有大多数人羡慕的生活了。”江芙越说语气越激动起来。

“江芙。”黎红幽幽的打断江芙的话语,右手抚摸着自己左手的无名指,带着几分落寞说:“人生是由无数选择交织起来的,你能有今天是因为你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我只是尊重了你的选择而已,不必太过感谢,你的能力很强,这是你应得的。”

“红姐。”江芙看见这个在外人面前风光无限的女人这副落寞的样子,一时语塞。

“好了。”黎红拍拍沙发,提起精神,说:“我也要做我的选择,有的事情,比你想象的要复杂许多,但这不是你需要管的,王潇潇只是冰山一角,她没那么重要,你就不要去管了。”

“可是。”江芙还是有些疑虑。

“没有可是,从今天起,王潇潇的事情直接由我负责,你只管保持好和助学金其他受资助对象的联系就好了。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也午休吧。”说完不再给江芙说话的机会,拿起包包开门离去。

夜幕缓缓拉下,张路远才从办公室出来,开车行驶在路上。今天是平安夜,大街小巷的店铺门口都多多少少的做了些应景的装扮,人们也纷纷走上街头,或和朋友,或和爱人,一起度过这个寓意美好的日子。

本来在计划中,他应该和王潇潇一起度过平安夜。他在凯宾斯基定了一个大大的包间,提前请人做了布置。并且约了407的大家一起吃饭,想把王潇潇正式介绍给大家,但是王潇潇却拒绝了,想到这里他难免有几分失落。

“dengdengdengdeng~~”电话响起,张路远摁下车内屏幕上的接听键,用车载接起。

“喂。”

“喂,路远,你到哪儿了啊,我和顾念要到了。”

“我也在路上了。”

“哦,那好,一会儿见吧。”

来电话的是虾哥,话音刚落便挂掉了电话,听声音也正在车上。没两分钟,电话再次响起,张路远一看屏幕,是龙洋一。

“喂,路远,我听说你们家潇潇忙着做志愿者,今天不来了?”电话一接通,对方就扑头盖脸的问。

“是啊,她有事来不了了。”张路远有些无奈的说。

“那今晚算我的吧,我们家纪幽也是第一次粉墨登场,不能你给你们家潇潇弄了登场仪式,我没弄,她回头得怪我了,你也知道女人最看重仪式感了,嘿嘿。”龙洋一有些奸诈的笑道。

敢情是为了这个事情,张路远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说:“问题是没问题,吃饭的地方都是提前布置好的,也没有什么特殊标记,但是花和蛋糕都是我为潇潇特定的,你可不能用这个。”

“特定的?”对方有些懵,说:“你用的什么花啊?寿菊啊?”

张路远早就习惯了他的毒舌,说:“就是寿菊,你要不要?”

“哈哈哈哈哈。”对方听出来张路远要反攻了,连忙打哈哈:“那还是不要了,我要给我们家纪幽去买一束樱花,那才是我们的恋爱花语。”

听了龙洋一的话,张路远不禁想发笑:“龙少,厉害,这个季节,你上哪儿弄樱花?”

对方被问的一愣,自言自语的说:“也对啊,上哪儿弄去啊。”

“我看你,买一箱樱桃得了,叫花店给你扎成花,不也挺鲜艳吗。”张路远开玩笑的说。

“欸,我看行,张路远,你可以啊,恋爱鬼才啊,不和你说了我去买樱桃了,再买个48寸的樱桃派,完美。”龙洋一在电话那套沾沾自喜。

“48寸,你是要跳进去做蛋糕spa吗。”张路远真的是服了龙洋一了,没想到自己随口开的玩笑,他还很赞同,自从遇到这个纪幽,恋爱能力真是直线下降。

“哦,好像是有点夸张哈,咱们一共也就七个人哈,好吧,哈哈,唉不说了我挂了我有事。”说完就把电话一撂,看样子是去和樱桃杠上了。

和龙洋一打完电话,张路远又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后座的鲜花和蛋糕,淡雅鲜嫩的芍药花绽放的程度刚刚好,带着几滴水珠仿佛才从野外的枝头采拮下来。可惜了这么娇美的鲜花却不能送到相称的人手里,张路远心里暗暗的想,一会儿晚点还是要和王潇潇见一面,哪怕就送束花也好,也不枉它们白开一回。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kb/2020/cdjDQh0ddD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