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职场官场

单手捶怪的普通人不是很普通吗_02 人言猫语(弦雪絮篆)

“我知道你不是超能力者,至少不算是超能力者。”

弥梓看米帆不说话,生怕他误会自己有敌意:“但你肯定有别的力量在身上对吧?”

其实事到如今,米帆觉得也没有瞒着的必要了。

如果陈东要拉自己去做实验,根本不需要让自己承认,在医院的时候他随时可以做到这件事。

更何况现在他和陈东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至少对米帆来说,陈东和同事们都是他该信任的人,今后还有需要他们帮忙的地方。

可问题在于,米帆也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么。

聚精会神?

可在打火焰巨鼠的时候,他能把‘针尖’扔出音速,拖着弥梓和郑秋还能突破世界短跑记录,快得那只老鼠都捕捉不到踪迹。

甚至是能一脚把一面墙给蹬出去。

这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米帆几乎只要集中精神就可以做到,代价仅仅是精疲力尽,最多就是手臂骨折。

其实这也是弥梓希望他说出能力的原因。

她认为米帆的确是具有特殊能力,很强大,但是不完全,所以他没有卡西乌斯辐射光,看起来也不像是完全掌握的样子。

按照狭义的‘朗基努斯标准’来看,米帆很显然是‘失控’了的。

第三局,第九局的局长和陈东都很熟悉,所以才不会闹到总部那边,可万一治安局的人哪天想不开闹大这件事...

若那个时候陈东不帮他,他该怎么办?

正是因为这点,弥梓才希望他说出自己的能力。

“可我也说不清我的能力是什么。”

米帆决定和以往那样,半真半假地进行叙述,于是问:“你们怎么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么?”

弥梓摇头,她好像从有记忆以来就知道自己比别人‘幸运’。

弥梓其实并不具有代表性,因为只有被动的能力会是在不经意间得知。

大部分人都是‘主动能力’,在某些事情激发体内彗星粒子并由此得到力量之后,知晓关于力量的一切,决定接纳它后,他们就会得到力量的使用方法。

根据调查显示,这种方法是因人而异的。

比方说‘魔法使’们,他们和麦麦一样能够使用复数的能力,这些能力几乎是存在顺序关系的,而且谁来用效果都差不多,只有强度不同。

但即便如此,每个人使用的方法还是各有不同。

就算跟别人说了自己的方法,也不能让别人使用相同的力量,反而容易出问题。

“用法的话...别人好像就和使用闭锁物一样。”弥梓把从方错那听来的话复述一遍:“闭锁物是接触的时候就知道用法,能力是想用的时候就会知道用法。”

很显然,米帆的能力是满足‘想用时就知道怎么用’的,可是他缺少了“知晓力量的一切”的过程。

难不成是在自己失忆之前,就已经有特殊能力了?

米帆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可他立马推翻了这个结论。

真是这样,仪器不可能检测不出来啊。

米帆陷入了沉思,弥梓不好打搅他,自己蹲在猫笼的隔壁,闷声不吭。

这也思考太久了吧,难不成是在想着怎么骗我么...

她朝笼子里伸手指,那只猫小声地叫了,试探性地靠近,伸出肉球碰她,像是合掌欢呼一样地叫了一声。

也是这个时候,米帆忽然说:“我的力量,应该是‘压缩’吧。”

“压缩?”

“对。”米帆点头:“对力气,精神状态和感受能力的压缩。”

米帆并不愿意骗弥梓,这样常让他有奇妙的负罪感,于是他想到了另一个方法。

只要往高深和抽象了说就行,就和大学里上课的老师一样,满嘴跑车。

说倒说得是真的,听不听得懂就全看个人了。

米帆继续说:“消耗糖分和自控力,让身体内部的肌肉力量压缩到一点,立刻释放,就会有超过人类强度的力量,同理,把弥散的注意力压缩到一点,就能把看到的东西全部降速,拥有超过人类的注意力和感受力。”

“那速度...”

“还是肌肉力量的压缩,只是压缩到腿上去了。”

弥梓恍然大悟,既然是压缩后的瞬间释放,那就难怪每一次后米帆都会精疲力尽,因为这个过程肯定会消耗大量的糖分和精神。

而手臂骨折的原因也找到了:它承担不住集中全身的肌肉力量,所以是被肌肉力量给挤断的。

如果结合情景来看,可以认为是抛掷‘针尖’的后坐力带来的损伤。

“是,是吧。”

米帆还是留情了,没把自己的能力往玄乎了说。

但弥梓还是有疑问。

一个人类,只要压缩了全身力气于一点释放,就可以丢出接近音速?

对此米帆只能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他这套‘压缩’的理论不能让自己信服的原因就在这:释放的效率太强了。

压缩了身体里所有的肌肉力量,就能爆发出这样的丢掷效果?就能破世界短跑的记录?就能让搏杀中的巨鼠都看不见自己的踪迹?

哪怕是压缩注意力,他也觉得强大过头了。

在那个状态下,米帆捕捉事物细节的能力堪比郑秋的‘渐缓’。

也就是说,他的这个特殊能力的其中一个功能,竟然能够达到甚至超过别人的特殊能力。

这就有点不合理了,以至于让米帆有些后怕。

这么强力,但它的代价仅仅是精疲力尽,受一点伤?

真就稳赚不赔?

别是什么积累到一定程度才会爆发的副作用就好了。

“我也不清楚。”米帆说:“我得到力量的时候没有任何提示,忽然间就意识到我可能拥有某种力量,但并不知道这股力量是什么。”

“你是什么时候获得的呢?”弥梓问。

“一个多月前。”

“那个时候你在做什么?”

那个时候米帆刚来到这个区域不久,遇上了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之后就得到力量了。

但这个过程比较残暴,米帆并不准备告诉弥梓,于是说自己某天醒来后就得到了力量。

弥梓半眯着眼,终于不大相信米帆的话了:“我觉得你在骗我。”

米帆这解释为力量本身削弱了他记忆的精度,弥梓转开脸,盯着黑猫的笼子,半信半疑:“那就当你说的是真的。”

米帆总算舒了口气的时候,弥梓又问:“你会把这些告诉局长吗?”

这套说辞就是为了让你们安心的嘛。

弥梓晚餐前接到家里电话,她仍是十分敷衍地回应后便说自己先回去。

米帆站在窗边确认她已经出了小区,但他并没有立刻坐会沙发上,而是蹲在猫笼旁边,和黑猫大眼瞪小眼。

“你真不能说话了?”米帆自言自语。

黑猫的脑袋一直摇。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gc/2020/cNnDVB0dNDB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