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职场官场

我是校草他亲妈 第8章 试探_墨西柯

柴美涔觉得,自己短时间内不能听懂上课内容不是办法,所以让侯冉昔帮自己买了一个同声翻译器。

一个设备放在口袋里一直开着,耳朵上会挂着一个耳机,能听到翻译过来的句子。

“在学校的感觉怎么样?还能适应吗?”现在学校是封闭的时间,侯冉昔只能站在学校的栏杆外面,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柴美涔。

看着她穿着校服的模样,还觉得怪好看的。

“别提了,周睿那个小犊子无时无刻不在想办法让我滚蛋,我要是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岂不是会让那小子蹬鼻子上脸?”

“母子俩有必要在意这些细节?”侯冉昔靠着栏杆问。

“我非得弄明白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可,我真没想到我来学校了,居然还让事情扑朔迷离起来了,真是我十多年不怎么动脑子,智商退化严重了?”柴美涔想起来就觉得头大。

周睿不肯说打架的原因,他的哥们不知道原因,周睿在学校里似乎还有很多事情她不知道,很多事情都让她不得不留下来。

“实在不行我去帮你问问?不动脑子也挺好的,有我在呢,会让你做的最累的事情就是数钱。”

“不用,我能行,你好好工作吧。”柴美涔拒绝得义正言辞。

其实她这些年连钱都懒得数,因为相信侯冉昔,就从来没查过帐,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账户里有多少钱,反正就没花完过。

侯冉昔就是她打麻将的坚强后盾,连着输心态也特别好。

柴美涔说完拎着东西往回走,侯冉昔看着她离开突然又叫住她。

她回过头问:“怎么了?”

侯冉昔拿着手机对着柴美涔拍了一张相片,接着说道:“没事了。”

“我看看拍得好不好看。”柴美涔立即跑了回去,侯冉昔也不防着,直截了当地亮出手机给柴美涔看。

确定相片不丑柴美涔才离开。

侯冉昔看着屏幕上的相片,睫毛低垂,看了许久才放下手机回身上了车上。

“侯总,下次给小姑娘送东西让我去送就行,您没必要专门从上海回来,又不是给柴副总送东西……”司机启动了车子。

“哦……”

“去哪里?”

“机场。”他还得回上海。

*

柴美涔拿着东西往回走的功夫,路过了学校的运动场,无意间居然看到了周睿。

周睿站在运动场旁的树荫下面,低头跟一个女生在说话。

柴美涔立即来了精神,躲在了树丛后面偷看。

树干巨大,足以遮盖住两个人的身体,阳光透过树木的空隙,在两个人的身上投下斑驳的影子,仿佛撒下了一地的钻石。

跟周睿说话的女孩子很漂亮,能看出来是一个很爱打扮的女孩子,脸上有着淡淡的妆。

说话的时候,她的双手背在身后,微微抬起头来翻着眼睛看着比她高的周睿。

似乎这样看起来更可爱或者楚楚可怜。

然而在柴美涔看来,有点怀疑周睿是在威胁人家小姑娘要保护费。

这画面有点像日漫里的告白,结果画风突变,女孩子抬起手就给了周睿一巴掌。

周睿被打了之后特别不爽,看着女孩子要走,伸手拽着她的书包带不让她走。

她回过头来看着周睿,就看到周睿抢走了她的包,在包里翻了翻拿出了什么来,拿出了卸妆湿巾按在她脸上揉了几下才松开她。

特别贱,就卸了一个眼睛的妆。

周睿把包往地面上一扔,对着她吼:“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你就是一个渣男!”女生气得直喘粗气,胸口剧烈起伏,显然气得不轻。

“滚犊子!以后少跟我联系,一天絮絮叨叨的,你鹦鹉变的吧。编故事你真是一流,还他妈是原创型的鹦鹉。”周睿说完就气呼呼地朝外走,走了两步就看到了姿势诡异的柴美涔。

周睿的脚步一顿,看到柴美涔就被气笑了。

“来来来,你过来。”周睿对柴美涔招手。

“怎么回事啊你,把人家小丫头都惹哭了。”柴美涔立即到了周睿身边问。

“她是追我没追上,气急败坏。”

“你、你……”柴美涔想要说什么,回头看了一眼,想要看看女孩有事没,结果被那个女孩瞪了一眼。

“我、我什么啊?”周睿快步往教室走的同时问她。

“你不会把人家女孩子的肚子搞大了吧?”

柴美涔问完,周睿的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她,伸手用食指推了推她的脑袋问:“你脑袋瓜子里都想什么呢?”

“那她为什么打你?”

“你认清你自己的身份,你是我妈!”周睿停下来跟柴美涔说道。

“对啊。”

“我刚才被人打了,你也看到了,你不应该冲过去打那个女的一巴掌吗?”

“我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啊,得先问问原因。你这要是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我还跑去揍人,这不就过分了吗?”

柴美涔也不着急回教室了,到了运动场边的长椅位置坐下,拍了拍身边:“来,你坐下,跟我聊一聊。”

周睿本来带着气呢,谁都不想搭理,但是叫他的人是柴美涔。

他最后还是坐在了柴美涔身边,气不顺地自己生闷气。

“你怎么人家小姑娘了,人家气得直打你?”柴美涔生怕问得重了,周睿不回答,问话的时候小心翼翼的。

“她自己干了缺德事,我直截了当地说了,她还不高兴了。”

“不是你渣了人家小姑娘?”

“不是。”

“那她为什么说你是渣男?”

周睿真的不愿意跟自己妈妈说自己的那些破事,斟酌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柴美涔担心得不行,等了半天周睿也没说,直接站起身来对柴美涔说:“算了,你别问了,这些事我心里都有数,我没渣人家小姑娘,放心吧。”

“你这样什么都不跟我说,我更放心不下来。”柴美涔因为着急,干脆拉住了周睿的手腕。

他能看出来柴美涔是着急。

抿着嘴唇迟疑了一会,周睿才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在着急,但是我现在心情不太好,如果我们俩硬聊一定会吵起来,所以让我冷静一下,我再找你说这件事情,好不好?”

“好。”

周睿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柴美涔说:“对了,我们学校里有综合教育课,会教一些避孕常识,不会搞大肚子的,你太小看现在的高中生了。”

说完彻底离开了。

柴美涔看着周睿忍不住撇嘴。

她的父母对两性的事情绝口不提,也不会告诉她一些避孕的知识。

学校里更是没有这种课程,她跟周睿的父亲偷偷接吻后她都担心许久,生怕自己会怀孕,被他爸爸笑了许久。

不过,他们俩最后还是不懂这方面,两个人都是初恋,还没有学习过什么,周睿就是意外之下的产物。

“有这种课啊……挺好的。”她忍不住嘟囔。

*

周末,是侯冉昔开车来接他们两个人回去的。

以前都是柴美涔开车来接周睿,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周睿自己回去。

初中起周睿就不太需要柴美涔接送了,毕竟接送是注意交通安全,还怕被人贩子给拐了。

周睿从初中起就个子很高了,一般的打劫的,肯定不会去打劫比自己长得还土匪的人。

真有人来拐周睿,那得多想不开?

这次侯冉昔亲自开车来接,就周睿一个人坐在后排,忍不住嘴贱:“哎呦喂,这待遇是不一样啊,就跟一家三口似的,真不错。”

结果两个人没人搭理他。

“这周在学校感觉怎么样?”侯冉昔开车的同时问柴美涔。

柴美涔用手揉着自己的鼻梁,回答:“别提了,头昏脑涨的。”

“有宿舍住了吗?”

“还住在员工宿舍呢,说是过阵子给我收拾出来一个寝室来。”

柴美涔是后转过来的,还没有宿舍住,最后决定在订购一个床铺,给一个寝室里加一张床,让柴美涔能够住进去。

当天晚上侯冉昔并未立即走,在柴美涔家里吃了晚饭后,到了周睿的房间里问:“我带你去洗个澡?”

周睿躺在自己的床上玩手机,瞥了侯冉昔一眼忍不住笑:“我妈到底还是找你出山了。”

“嗯,对啊,还是找我了,我开车带你过去。”

周睿躺在床上不动,懒洋洋地说:“不愿意动弹。”

“快点起来,出来以后我找个人少的地方教你开车。”侯冉昔坐在了床边,伸手捏了捏周睿的小腿。

周睿立即坐起身来,乐了:“这我光练车啊?”

“你成年了叔叔就送你一辆。”

“我喜欢法拉利。”周睿继续得寸进尺。

“成熟一点。”

“宾利也行。”

“再不起来卡宴都没有。”

“起起起!”周睿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出来。

他们去的洗浴中心当然不是一些新闻里的不良交易会所,而是一个正经的洗浴中心,东北兴这个,不过夏天生意还是没有冬天好。

进去之后还会有健身、SPA,侯冉昔不是第一次带周睿过来了,来了之后一般还会给周睿安排一个推拿。

每次都是周睿被按得嗷嗷叫唤,侯冉昔坐在旁边拿着笔记本电脑工作。

这次侯冉昔似乎一直有话想说,周睿也不着急,就泡在池子里等着侯冉昔酝酿。

侯冉昔平日里戴着眼镜,泡汤的时候会拿下来。

这眼镜也是神奇,戴上的时候有点禁欲的味道,拿下来以后就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侯冉昔长得不错,就这模样放在富豪圈,绝对是让女人疯狂的存在,也难为他这么多年都能保持住单身。

值得一提是侯冉昔的身材,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常年保持健身还不吸烟,不应酬的时候也不会饮酒,身材好到爆,一点啤酒肚没有,且标准的八块腹肌。

侯冉昔就这么一脸忧郁地坐在周睿身边,周睿也不着急,优哉游哉地等待侯冉昔拐弯抹角地问他。

因为柴美涔是单身母亲,之前就没少找侯冉昔来跟他套话。

如果说有一天柴美涔突然找了一个人当他爸,找的人还是侯冉昔,那周睿一点也不需要过度。毕竟侯冉昔一直扮演着他亲爸一样的角色,只是一直不承认他的感情。

“她在学校里怎么样?”侯冉昔终于问了出来。

果然还是关心柴美涔比较多,等问完了才会关心周睿的事情。

“我妈特别受欢迎,才来我们学校四天校花都要易主了,不少小男生找她要微信号,她傻乎乎地还全部都同意了。就昨天晚上我妈给我发消息,说有个男生一个劲给她唱歌,问我这个男生是不是有毛病。”

“她以前学生时代就非常受欢迎,现在的孩子更加直接大胆,这点我倒是想到了。”侯冉昔听到这个消息还挺淡定的,居然还能微笑着回答。

周睿看着侯冉昔,又一次怀疑侯冉昔是不是喜欢他妈了。

想了想后继续补充:“最开始我还跟他们说她是我亲戚,后来没人信了,因为他们想起来我没有亲戚,基本没有亲戚往来这件事情了,我总不能说她是我妈吧。”

侯冉昔点了点头,笑起来:“被误会成是你女朋友了吧?”

“啊……确实有傻逼这么说,气死我了,这么传怪让我觉得恶心的。”

“清者自清,你跟你妈妈的关系更像是朋友,或者说是哥们儿,时间久了他们就不会非议了。”

周睿了换了一个姿势,掀起了一阵水声,他忍不住问侯冉昔:“你不打算替我妈问我点什么?”

“她没让我问,我就不管了。”

“哈?那你这次带我过来干什么?”周睿都有点迷糊了。

侯冉昔被问了之后尴尬地笑了笑,用手指挠了挠鼻尖,这才凑到了周睿的身边小声说:“你妈妈让我过来偷偷看看你需不需要割□□。”

“……”周睿坐在汤里不动了,差点气到七窍生烟。

“呃……你觉得用割吗?”侯冉昔再次问。

“再问我就把你拖黑名单。”

侯冉昔觉得自己特别无辜,赶紧说:“是你妈妈派我来的。”

“啊……是亲妈、是亲妈、摊上你能怎么办呢?冷静、冷静。”周睿拍着自己的胸口自我安慰。

侯冉昔比周睿的样子逗笑了,半天都停不下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gc/2020/cNlFllZrNFl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