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言情

(HP)哈利·波特的意外穿越(第一部) 第46章 哈利波特 特别番外——森林里的故事_柔风弄影

哈利波特特别番外——森林里的爱情故事

(与正文无关,不喜勿入!)

第1章

在美丽的大森林里,住着这样一群有趣的动物,每时每刻,他们中间发生都会发生许许多多的故事,而今天,我们故事的主角就是一名可怜又幸运的男孩,他的名字就是大难不死的男孩——

哈利•波特!

……

“哈利!你这个懒虫!快起来!”

哈利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他看到满天的星星,美丽的银河璀璨晶莹,如同水晶的碎片挂在仍带着墨色的天空。

“懒虫!起床!现在!”

叫喊声尖锐而刺耳,令哈利头上的一只蜘蛛险些从它的网上掉下来。哈利眨了眨他翠绿色的眼眸,意识到这声音专属于他的姨妈——一个从来不懂得懒惰的真正含义的雌性动物。

“说真的,伙计,你该起床了……”哈利头上蜘蛛有气无力地在它的破网上晃荡,“你知道,如果她再喊一次,我敢打赌,今天,我就只能在织网中度过了。上一次,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才将它补好……我的小女朋友因此而抛弃了我,上上一次,那只可恶的蚊子在挣脱它之前,狠狠地嘲笑了我,你知道,这对于一只勤恳持家的蜘蛛来说,实在是太过分了……”

“哦,对不起,迪克。”哈利赶紧说,打断了这只爱唠叨的蜘蛛的碎碎念。迪克是一只蜘蛛,或者毫不客气地说,对于织网这种类似于本职的工作,它很不幸的并非说是擅长。说实在的,对于那些被它捕获的可怜昆虫来说,它们最常出现的下场是在迪克述说它实在饿极了不得不把它们当成食物等类似的碎碎念之中口吐白沫而自愿挂掉成为食物……

哈利从干草堆上爬起来,将自己打理干净。此时,太阳正慢吞吞地打算出现。哈利走走到最近的树上,爬上去,艰难地摘下几颗成熟的果子。秋天的临近,让他可以从容寻找食物。

哈利今年已经十六岁了,从懂事起,哈利就知道自己的姨父和姨妈非常讨厌自己。可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姨父和姨妈总是觉得哈利是家中最多余的一个废物,尽管没有哈利,他们一家的食物来源就少了一个重要的途径,但是德思礼夫妇认为,收留了一个没用的废物已经是他们的大发慈悲了。如果这个“怪物”有点自知之明,就应该哭着感激他们的收留才对。

哈利也不想待在他的姨父和姨母家,可是,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哪里,不知道父母曾经做过什么,甚至于连他们的名字,他的姨妈也不告诉他。他曾经追问过所有的关于他父母的故事,但是最后的结果是家里又多了一条专门为哈利而设的规矩:不许问问题!

也许是因为没有父母的关系,附近的小孩子总是以欺负他为乐。为首的就是,达力——他的那个胖子表哥,也是所有孩子中块头最大的一个。他们一致取笑哈利为“怪物哈利”。因为哈利的打扮目前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他穿着他姨父年轻时的衣服,当然不用感激他的姨父的慈悲,主要原因是那些衣服连拾荒者都不屑一顾。

因为达力的体重实在是超出一只正常的熊所能达到的标准。佩妮姨妈不得不含泪承认,如果再继续放任达力胖下去的话,洞穴里就再也容不下他们一家三口了,这让哈利松了口气,因为,达力的节食意味着,他每天只需要爬二次树就可以摘得一天所需的水果,而不是像平时那样,需要来来回回爬上五六次。

今天是达力的生日。哈利的不幸也正源于此。佩妮姨妈的歇斯底里发作和弗农姨父的大吼大叫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让达力的生日这天过得顺顺当当的。

或许,顺顺当当本身就是一种奢求。并不是说哈利的存在会让这家人能多出些什么不幸的事情。只是……

“这是什么!”

佩妮指着桌子上的“长生果”放声尖叫。

哈利凑过去发现,一条虫子懒洋洋地在果子里晒太阳,见他凑过去,还向他摆了个比较帅气的POSE,而且鉴于它肥嘟嘟的体型,有些不雅。

“对不起。”哈利乖乖地道歉。

眼神却是看着小虫子。

佩妮姨妈刚要发作,却猛然想起了今天的安排,不得不压下尖叫——不能给她的宝贝达达一个坏心情。

“没关系。”小虫子懒洋洋地答,“我正想着要搬家。”

哈利捧住果子,将它和果子一起,放回了树上。

“谢谢。”虫子蠕动着,爬向了树上的一只看起来格外香甜的果子,似乎决定把家安在那里了。

“再见。”哈利羡慕地看着它。如果他能像它一样,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就好了。可是,他不得不让自己面对现实,尤其,今天又是个难熬的一天,因为就往年的经验来看,这一天里,达力的被宠指数会达到至高点。

第2章

据说,邻国的狼王太子德拉科正在挑选王妃。

哈利每至一处,都会听到这样的传言,姑娘们都在乐此不疲地交换着彼此的信息,兴致勃勃地将自己打扮得漂亮妥当,似乎是准备参加竞选。

狼王太子……

哈利开始回忆。

按理说,作为一只可怜的被所有人孤立的十六岁小熊,哈利认识的,并能准确叫出名字的人并不多。狼太子就是其中一个。准确地说,只是他单方面的认识而已。毕竟,像狼太子那么有名的人物,对于像哈利这种普通平凡的家伙,普通平凡的名字,是不会浪费脑细胞去用心记住的。

哈利记着他,是因为,在某年某月的一天,德拉科救过他。他很感激。尽管他并不记得他的样子。因为,这件事说来话长。尽管可以长话短说,但,即使是向为当事人之一的他也不可能把他所不是十分清楚的事件描绘得更加生动。总之,并不是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当然,故事的氛围也并非可以用浪漫来形容。

“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孩能配得上他呢?”哈利这样想着,将手毫无自觉地伸进了蜜蜂的窝。

不客气地说是不长记性,换句话说是死性不改,小熊哈利舔食着手指上的一点蜂蜜,而代价却是被无数蜜蜂蜇了个满头包,这回,没有白马王子来救他了……

躲在河水里,潜了很久,哈利小心翼翼地从水下探出头来,发现头上盘桓的蜜蜂已经放弃了叮他,一窝蜂地飞走了。

松了口气,哈利留恋地舔食着已被河水冲掉密汁的手指。每一次,想偷蜂蜜的他都会被蜇得很难看,但他还是乐此不疲……因为——

今天也是他的生日。

还有就是,在那年的今天,他遇到了狼王太子。

“也许,今年,似乎也不会来呢……”已经空等了N年的哈利,失落地望着远方的田野。头上两只可爱的圆耳朵无精打采地搭拉了下来。

其实,他们并没有约定什么,甚至狼太子连哈利的存在都不知道,可是,哈利还是想要见他一面。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属于他所在的那个世界的。

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会躲到德思礼一家看不到他的地方,偷偷庆祝自己的生日,然后看着远方的夕阳,幻想有一天,有人可以像他一样来告诉自己,另一个神奇的世界在等待着他。

可是,每年,他都会孤单地望着落下的夕阳,失望。那个世界,也许,并不存在。他这样告诉自己,却换来更多的失落。

虽然,从其他动物的口中,他还是能听到许多关于狼太子的事,当然,还有一个名叫伏地魔的大魔头的事迹。

据说,那个吃人不吐骨头,万分邪恶的大魔头长得很可怕,只一眼就会吓死胆子小的家伙。他的心地也很坏,喜欢杀死其他小动物,但并不是为了猎食添饱肚子的目的,只是觉得刺激,非常残忍。天真的哈利实在想不通,杀死小动物怎么会让他觉得刺激。

但也有人喜欢跟随着那个魔头,他们都敬畏他,崇拜他,尊称他为黑魔王。

哈利每次听到其他小动物用着战战兢兢的口吻述说的时候,都似乎看到了一个全身黑黑糊糊的家伙,张着血盆大口,表情残忍而狰狞。

因此,单纯的小熊哈利每次见到面色恐怖的黑衣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去怀疑他就是那个可怕的黑魔头,然后他会吓得躲在树丛里,把自己藏起来。

而他与另一个人的会面或者称之为可怕的邂逅,幸抑或是不幸地因此而开始——也许对于现在的哈利来说,拥有一个阴沉的情人是个很可怕的事情,虽然,以后的哈利可以非常甜蜜地把自己塞进面色不善的某人怀里说:亲爱的,你真的好温柔~~~~

第三章

哈利和那个人的相遇是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夏日午夜。此时的哈利缩着身子,躲在树下,瑟瑟发抖。

可以说,德思礼一家对待哈利的程度,堪称虐待。因为他们不高兴的时候,就饿着他,不分给他半点食物,也不许他爬到他们家的果树上摘果子。更过分的是,除了寒冷的冬天,他们一起冬眠的时候,哈利只能待在他们家的洞口,头上只有一只简陋的由树叶搭成的小棚子,下雨的时候,甚至连一棵茂密苍郁的大树也比不上。

此时,就是一个暴雨的夜晚,那个起不了任何作用的小棚子被哈利和迪克无情地给抛弃了。

可是,虽然他们两个挑了颗长昨最粗壮的树木,枝叶也很繁盛,但是,哈利的身上还是被叶子间渗落下来的雨水打湿了,被风一吹,分外觉得寒冷。

哈利躲在树下,抱住自己,渴望地看着洞口透出的火光,想象着德思礼一家偎依在火堆边上,享受温暖。哈利瑟缩着打了个寒噤,咽了咽口水,今天晚上,他又做错了事,弗农姨父为了惩罚他,又不许他吃饭。他现在很饿。

轰隆轰隆的雷声,不时在耳朵炸响的响雷也让哈利抖得更加厉害。

“哈利,你必须回到洞里!”迪克在响彻天空的雷声中,嘶声力竭地大喊。

“不行,会被赶出来的!”哈利回喊过去,如果佩妮姨妈心爱的地毯被一个浑身湿辘辘的哈利给毁了,那她也许会尖叫一声,扒了哈利的皮用来作地毯。也许,对于哈利来说,惟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是孤身一人。

“梅林啊,你会生病的!不行,我们需要帮助!”迪克消失在了原地。

当然,黑色的天空里,一只黑色的八脚蜘蛛的消失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在意,当然,也包括哈利。

哈利没有听清迪克说的是什么。一方面是被冻得神情恍惚,另一方面是习惯了。因为有时候,他会听到迪克念叨着许多他所听不懂的话,比如,梅林啊,魔法啊什么的。迪克也不解释,只是告诉他,它和他是一类的生物,属于一个世界。

哈利隐约能够明白所谓的一类生物是什么意思,因为,就他所了解到的,这片森林里,除了他之外,似乎并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听懂其他种族的语言。

这也是那些孩子们叫他“怪物”的另一个原因。

哈利又冷又饿,望着温暖却不能靠近的洞口,泪水忍不住在眼睛里打转。没有比这一刻,更让他觉得自己好孤单,好难过。他真的希望能够离开这个世界,不论以任何形式。

对于一只营养不良的未成年小熊来说,冬眠似乎总是如影随形,无法摆脱。

寒冷让他随从本能,疲倦地合上眼睛,两只圆圆的小耳朵也无力地垂了下来……

当斯莱特林的蛇王西弗勒斯•斯内普被那只可恶的老蜜蜂从睡梦里吵醒,应他的要求跑到这里来挽救一只可怜的受虐待的小孩子的时候,他幻影移形过来,看到的就是一个白痴大大咧咧地昏睡在泥泞之中。

斯内普皱起的眉头能够夹死一只无辜的蚊子,邓布利多似乎忘记告诉他,他要救的是一个脑细胞被水泡得锈掉的白痴!居然,在这种天气里不要命地睡着!

斯内普立刻本能地想给这个蠢货扣掉一百分,却猛然想起,目前,这个蠢货还不是他的学生。

因此,可怜的哈利在斯内普的第一印象里就这样被打上了蠢货的记号。

然而,斯内普给哈利的第一印象似乎同样糟,而且糟透了。

第四章

迷糊中的哈利梦见有人将自己轻轻抱在了怀里,温暖得让他舍不得醒来。梦里,有一个人温柔地对他说,欢迎回来……莉莉……

哈利模模糊糊地睁开了眼睛,下一刻,惊恐地意识到为什么人们总说梦与现实是相反的。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黑糊糊的人影。

哈利吓得瑟缩了一下。

斯内普的眉头皱得更甚,脸色也因此而显得更加冷硬,哈利也因此而瑟缩得更加厉害。

只见一张华丽的大床上,小小的哈利试图让自己变得更加没存在感,在一旁一个全身黑糊糊的家伙居高临下的注视下,越缩越小。

“别吃掉我……我不好吃……”哈利翠绿的眼睛里一下子积满了泪水,怯怯地看着眼前的“黑魔王”,不住地发抖。伏地魔真的好可怕……他宁愿对着德思礼一家……

斯内普额上的青筋不断地炸开。

不仅蠢,而且还傻!

斯内普危险地眯起眼睛,看着底下那个没几两肉的小东西,身为一只食肉型动物,他难道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甚至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其实长得跟只食草的兔子一样?或者是他搞错了对象,这家伙真的是只兔子?斯内普看了看少年头上一对圆圆的耳朵,推翻了自己的怀疑。

难道他是一只老鼠?斯内普随从本能地咽了咽口水——身为原身是蛇的斯内普,还是无法摆脱天性中鼠类最美味的本能。

然而,那咽口水的情形落到小哈利的眼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于是,斯内普敏锐地发现底下的少年抖得越发地厉害了。

“我……我不好吃……”

他要吃掉我,他一定是要吃掉我!哈利瑟缩成一团,惊恐地看着脸色黑黑的斯内普。

因此,当校长大人带着爱鸟福克斯,大大方方地出现在魔药大师的卧室时,就看到了这么不合谐的场面。

(未完)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ds/2020/cznxVA0sSTA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