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言情

[火影]女主保卫战 第18章 18.死亡森林_Miang

鸣人感受到了两位队友浓重的鄙视,于是他强迫自己从樱的肩膀上跳下来,说:“那个……有一点点紧张,我去……尿个尿。”

樱:“……快去。”

鸣人这一放水,似乎放到了天昏地暗。过了许久他才摸着自己毛茸茸的金色脑袋,从丛林之中走出来,一边走一边道歉:“抱歉,久等了。”

诶?鸣人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

樱扭过头去看着自己的迷之智商队友,却发现鸣人脸上那道在考前被红豆擦出的伤口不见了。

就算有九尾之力傍身,这伤口好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她看向佐助,发现佐助的表情也很凝重,完全没有靠近鸣人的意思。樱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这个鸣人是假冒的。至于原因……佐助都看出来了那就是对的!没有原因!

金发少年正在朝队友走去,冷不防那个粉色长发的小姑娘一个健步冲到了他的面前,伸出双手扣住他的脚踝,直接把他举起来然后抡了出去。

山寨鸣划过一道笔直的线,落入了遥远的森林深处。森林之中传来一声轰然巨响,一堆鸟雀被惊起,四处乱飞,随后又恢复了平静。

佐助:……

#救命?!#

“鸣人那家伙,肯定又给我们添麻烦了。”佐助叹了口气:“先去找找他在哪里。”

两人在森林里左右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了在地上被裹成一条毛毛虫的鸣人。

×

“如果队友和自己走散,那么就算看到了同伴,也不可以相信。敌人可能会变身然后靠近我们。”

佐助坐在地上,告诉自己的两个队友:“因此,最好我们还是想一个暗号。”

“暗号?”鸣人摸着自己脸颊上的那道伤口:“什么暗号……”

“咳,我来说暗号吧。”樱严肃地说:“听好了,鸣人,我只说一遍,你必须记住。X衰变为隐反粒子的频率比X衰变为隐粒子的频率高,X衰变成中子的频率比X-bar衰变成反中子的频率高。渺中子带来次级粒子,两个渺中子则可以带来夸克,玻色子,还有轻子。夸克和玻色子还可以产生正电子,电子和中微子。”

队友x2:……

(╯‵□′)╯︵┻━┻

#你特么在逗我?!#

“总之,不先对出暗号,我是绝对不会放你进来的。”樱严肃地说。

#除了你谁可以对出来这种暗号啊?!#

“记住了吗?樱问道。

佐助:……

鸣人:“……哈哈哈当然记住了!佐助记不住吧?!啊哈哈……”

就在鸣人哈哈哈哈傻笑的时候,一阵劲风忽然从林中刮来。几个人猝不及防都被这阵风刮得向后跌去,蠢队友鸣人同学直接被大风吹进了丛林中。

“没想到暗号这么快就得派上用场了。”樱抓住树干站了起来,看到地面上因为刚才暴起的那阵空气波动而留下了深深的划痕,心中有了警惕。

“喂,你们没事吧!”

鸣人从丛林中钻了出来,朝他们挥着手跑来。

“等一下!”佐助拦在了他和樱的中间,盯着鸣人说道:“先说暗号。”

“啊,恩。”鸣人点了点头:“X衰变为隐反粒子的频率比X衰变为隐粒子的频率高,X衰变成中子的频率比X-bar衰变成反中子的频率高。渺中子带来次级粒子,两个渺中子则可以带来夸克,玻色子,还有轻子。夸克和玻色子还可以产生正电子,电子和中微子。”

佐and樱:……

#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蠢的……敌人……#

“看来你对鸣人真的是太不了解了。”佐助拔出了自己的苦无,眼神一凛:“那个白痴吊车尾可不像是会背的下这么长的暗号的人。”

“是吗……”山寨鸣后退一步,看着佐助警惕的神色,竟然奇异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听上去优柔却诡异,让樱一下子有了汗毛倒竖的感觉。这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粘腻的蛇在盯着他们一样,太湿冷难耐了。

“既然知道他背不下来,为什么……不选择短一点的暗号呢?”山寨鸣伸出了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角。

“啊?”樱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其实这个暗号除了我,他们两个都肯定记不住。用这么复杂的暗号是因为,我想看一下他们挫败的表情。”

佐助:……

#你特么在逗我?!#

“啊,是吗。”大概山寨鸣都有点无语了:“那这个暗号真是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有意义。”佐助握紧了手里的苦无:“我早就知道你躲在地面下偷听,这个暗号的意义在于把你抓出来……差不多是时候变回你原来的样子了吧。”

樱一握拳,也补充道:“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啊,和你定下约定的小樱命令你,快点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吧!封印解除!”

#你特么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山寨鸣阴沉地笑了起来,竖起了右手的两指,嘭的一声后就解除了变身术,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她比佐助和樱高许多,佩戴着音忍村的护额。她有着黑色的长发与阴沉的面貌,还有那令人厌恶的声音。

她是……门口挑衅红豆的那个音忍村考生。

樱愈发警觉了,眼前的这个人实力绝对不容小觑。她站在红豆考官身后时所散发的那一股杀意,绝非常人可比。

“看起来,是很有意思的两个人。”女忍者伸出了舌头,舔了舔拿在手上的斗笠的边沿。她的舌头很长,简直……不像人。

造型太诡异。

“你们想要的卷轴……是这个吧?”她伸手,手掌上托着一个地字卷轴。她看着樱和佐助警惕不动的模样,伸出了舌头卷住地字卷轴,吞入了自己的喉中。

樱:……

意思是“我就给你们看一下,你们看着我吃就好了”吗?

太过分了!

无论是在饭桌上还是在中忍考试,“你们看,我吃”这种行为都很过分!

樱盯着女忍者的视线更愤恨了。

女忍者吞入地字卷轴后,用右手手取出了两枚苦无,在手心展开。她用左手探向了自己的脸庞,睁开了自己的右眼。她的手触碰到眼帘的一瞬间,樱和佐助就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意。随后,整个时空都仿佛骤然扭曲。

樱看到自己被人用苦无捅成了筛子,虽然明知道她不可能以这种上帝视角看到额头和鼻梁上的血洞。但是被苦无刺破身体的痛楚却清清楚楚,强烈到让她几乎想要呼号起来。

这是强大的幻术,让他们陷入了自己反复被杀死的幻觉。

在一瞬间就可以发动如此强大的幻术,眼前这个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可以和他正面交手,不然……可能两个人都会被打趴下。

樱颤动着双手想要结印,手却完全不听话。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女忍者一手摩挲着苦无,抬起了手臂,朝他们走来。

再不动起来的话,恐怕就要被这个人杀死在死亡森林了。

樱的额头上尽是冷汗,她扭头,看到佐助也是张着眼睛无法动弹的模样,心里愈发焦急。

刚才的幻术太强大了,恐怕对佐助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一时半会儿可能他都动不了。

眼看着那个女忍者越走越近,樱终于可以抬起了手臂。与此同时,那个女忍者也将两枚苦无对准了他们心口的方向。

“真遗憾,本来还希望你们陪我多玩一会儿。”女忍者舔了舔苦无的刃口,话语中似乎真的有遗憾之意,但更多的则是那难以让人无视的兴奋,似乎猎杀少年人可以让她感受到无限的愉悦。

“少看不起人了!”樱彻底挣脱了幻术的束缚,趁着那女忍者惊讶的时候故技重施,扣脚,抡出,摔:“我啊……最讨厌你这种不注意卫生什么都舔的人了!有细菌的!”

这个女忍者和前边袭击他们的人明显不是一个档次,就算被抡了出去也只是稍微一晃便稳稳地落在了一旁的树枝上。她看到樱已经彻底摆脱了幻术的影响,便从树枝上站了起来,话语之中有着浓重的愉悦:“哦?看起来这也是一具不错的身体。不过……我还是对写轮眼更感兴趣些。”

“写轮眼?”樱听到她的话语,有些不明觉厉。意思是只有拥有写轮眼的佐助才配做她的对手吗?不把未来的五代目火影放在眼里?

呵,有趣,女人,你引起了五代目火影的注意。

“那么,你最好后悔一下你刚才说过的话。”樱转了转手里的苦无,站在了佐助的面前,微抬起头看向站在树枝上的女忍者:“我有一个不常使用的绝技,你最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可能一辈子都只有这一次机会看哦……因为啊,见过它的人,都已经……我就不说了呢。”

“见过一次……就会死吗?”女忍者问道:“听起来,似乎很有趣呢。”

“看好了。”樱微分开双腿,朝她扔去了一排千本,趁着她跳起来躲避千本的时候,扛起佐助就飞速地朝相反方向直冲而去。

“秘术·光速带球跑之术。”

——呵呵,见过这一招的人也不会怎么样,所以她才不说的。

#傻子才和你对肛呢,你先吹会儿冷风吧拜拜#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ds/2020/cznxRJ1sSTJ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