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言情

综影视之冷门大旗我来扛 第42章 遗诏_画宝璐

宫里的御医自然是极好的,得了皇帝的吩咐三日就来钱令仪这里为她请一次平安脉,钱令仪的身子是调理了渐渐好起来,可这葵水该不来还是不来。

皇帝有时候会来钱令仪这里聊聊天,两个人都知道对方的意思但又都装做不知道的样子。

十二年过去了,人这一生又有多少个十二年,钱令仪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在这宫中待十二年之久,也没想到皇帝居然可以忍十二年,十二年的时间让钱令仪从一个七品女官到四品女官的位置,这十二年旁人嫉妒着钱令仪,有的嫔妃更是恨不得吃她的肉和她的血,可钱令仪何尝不是活的小心翼翼又带着一丝丝的辛酸,大多数宫女还有机会和亲人们见一面,可她呢,这十二年来即使是女官也未能出宫,她已经十二年没见过家人了。有人说宫中可以私相授受,有的宫女太监出宫的时候,还可以托他们帮忙带着东西给家人,可自己身边平常接触的人有那个不是皇帝安排的,没有人告诉她宫外是个什么情况,她这书阁活生生成了“世外桃源”,这十二年唯一能让她高兴的是,书阁中的藏书众多,她记忆力一直很好,说是过目不忘也不为过,只有在读书的时候才能让她忘记烦恼,渐渐的对于外面的消息,她居然生出了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的想法。

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十二年过去了,她的身子在太监的调理下倒不是那么弱了,煞白的脸上也红润了起来有了气色,可御医们对于钱令仪没有葵水这件事还是束手无术,只是一味的开一些滋润的药让钱令仪养着,皇帝对此也没有责怪御医,不过还是会隔三差五就来书阁看书,钱令仪则在旁伺候着,这样如履薄冰的日子过了十二年,钱令仪也终于熬到皇帝油尽灯枯的那一天。

皇帝病重了,御医都束手无策,谁都知道皇帝要宾天了。

“钱大人,陛下召您入殿侍疾。”一个皇帝身边的太监过来传话。

钱令仪嘴上应着可心里却是很慌,她怕死,她怕皇帝让自己殉葬或者赐死自己,就算皇帝放过自己,新帝登基之后,那些宠妃们会放过自己吗?她知道是躲不过的,不如体面的离开。她没有什么遗憾的,从小身体就不好能活到今天,她已经很知足了,要说遗憾的话,唯一的遗憾就是未能和父母再见一面。

养心殿外面都是皇帝的嫔妃们和皇子们,看样子皇帝要交代后事了,那些宠妃看到皇帝传钱令仪入殿,各自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钱令仪在内监的带领下走进养心殿内殿“下官钱令仪,见过陛下。”

皇帝躺在床上很是虚弱,已经油尽灯枯,看样子已经熬不过明天早上了“过来,到朕旁边来。”

钱令仪听话的跪在皇帝的床前,皇帝看着钱令仪这样温顺的样子“朕要走了,你就没有想要说的吗?”

“盖天下万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者,奚可甚哀?”这是汉文帝刘恒在遗诏中说的话,钱令仪借用他的话说给皇帝听。

皇帝有气无力的说着“朕记得第一次见你,你还是个孩子,在翠微山,你母亲带着你出来踏青,那天你穿着一个浅蓝色的衣裙,身上也没有带多余的首饰。在寺庙后殿,有一残局,你盯着看了很久,轻易就破了残局,朕就在暗处看着你。朕当时想,这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小就如此聪慧,将来必成大才。随后朕就看到你对着那颗百年老树祈愿,你说:信女钱令仪,不求荣华富贵,只求上苍让小女早日超生。也就是在这里朕决定命人查明你的身份并安排你入宫。你确实很聪明,百病成良医,对自己够狠。”

“你知道朕为什么要你进宫吗?”皇帝问起钱令仪,钱令仪的沉默似乎在皇帝意料之中,他自顾自的说“你很像朕的一个故人,每次同你交流,就像看到当年的那个他。”

内监走过来“陛下,张大人他们在殿外候着呢。”

“让他们继续候着。”皇帝对内监道

内监走后皇帝自言自语的说着“一个不留神,你在这宫中就待了十二年。十二年.....,你恨朕吗?”

钱令仪还是沉默以对。

皇帝似乎在思索,思索了一会对钱令仪说“从明天开始在书阁给朕抄写经文三年,无诏不得外出。朕今天教你最后一课:在绝对的权利下,任何的计谋都无用。这个算是这些年你欺君的惩罚。”

皇帝的话刚落旁边的大总管就把皇帝之前写好的圣旨递给钱令仪。

“下官,领旨谢恩。”钱令仪跪地磕了三个响头

“退下吧。”皇帝这个时候已经有点回光返照面色红润

丧钟敲响,皇帝驾崩,新皇登基,这些事情都同钱令仪无关,她有先皇留下的圣旨,要在书阁为先皇抄写经文。

.....

每天都会有宫女到钱令仪这里来取钱令仪抄写的经文,然后拿到太庙烧给先皇,今晨宫女取完昨天钱令仪抄写的经文之后道“钱大人,先皇说的三年之期已经到了,从今天开始您就可以不用抄写经文了。”

“原来,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钱令仪有种恍然如世的感觉

三年的时间到了,之后的日子就没有人告诉钱令仪接下来要做什么,钱令仪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该在书阁看书看书,该写一些东西就写东西,不过该有的变化还是有的,比如今日伺候自己的宫女对钱令仪说“钱大人,奴婢能求您一件事吗?”

“说吧。”钱令仪正在写字。

“奴婢听前几天出宫的夏菊说,奴婢的母亲病重了,所以奴婢想请大人给奴婢批几天假,让奴婢回去看看母亲。”宫女。

出宫?让自己给她批假?钱令仪有些懵,这事不是内务府的总管管的吗?“你应该去找内务府的人。”

“奴婢找过了,内务府的人说,奴婢归大人管,说只要大人给奴婢写一个出宫条,奴婢就可以去领出宫的腰牌。”这个宫女是先皇走后才调过来的宫女。

钱令仪正在写字的手一顿,然后又若无其事的拿出一张纸给这个宫女写了出宫的条,让她教给内务府的人。

从这一天起,钱令仪发现自己除了不能出宫,其他方面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她可以写信然后让人带给自己的父母,她可以去御花园或者其他地方逛,她有了“自由”。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ds/2020/cdnDUawsdDR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