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言情

突然要我成为王?_XLIII 杜诺·赫尔斯(FateFlame)

XLIII 【战斧】杜诺·赫尔斯

“战斗好像已经开始了啊……”

“嘁,他们都去了,怎么就我们要在这里看着这个小娘们?”

“唉,也不知道殿下怎么想的,看守奴隶这种事情丢给那些留在这里的卫兵不就好了。”

两名将领卫队的马穆鲁克不满地抱怨着,他们眺望着喊杀声传来的方向,但是由于地势起伏的原因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那令人热血沸腾的厮杀声音让这两个久经沙场的战士心里痒痒。他们身后是双手都被一根绳子绑在一根插入地面的定位木桩上的维克娅,她的脚上还拷着沉重的铁链镣铐,想要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周围是辎重部队和骑士团的货运马车围成的一个小堡垒,在行军作战是这样的马车堡垒是很常见的,用来保护粮草辎重和士兵们的财物等东西。必要时俘虏和伤员也会留在这里,由选出的士兵担任守卫。和这两个烦躁的马穆鲁克不同的是,那些被留下来的士兵无一不在感叹自己的幸运,毕竟战场对于新兵来说可是个相当可怕的地方。

而相对的这种后方一般是很安全的,因为在激烈的交战中几乎不会有哪个指挥官会傻到浪费兵力去干劫掠对方营地这种无意义的事情。当然了,除非他指挥的是一群毫无纪律性的乌合之众。

“那、那个……对不起,我、我想小解。”

“啊?什么?真是麻烦!”

听见维克娅怯怯的请求,一名马穆鲁克非常不耐烦地走了过来解开了绑住她双手的绳子,但是没有解开手铐。因为看守的马穆鲁克也没有手铐的钥匙,而绳子其实只是绑在两只手铐之间的铁链上,另一端系在木桩上来限制她的移动范围。

“这样就可以了吧,自己去。”

“嗯、嗯……”

叮叮叮……伴着脚铐之间的铁链发出的金属脆响,维克娅慢慢走开。这里最多只能算是一个临时物资聚集地,厕所什么的当然是没有,看守的马穆鲁克还有附近懒散地坐在地上的卫兵都是男性所以也不可能有谁会跟着她。所以那名马穆鲁克的意思就是让她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决。

这当然也在维克娅的预想之内。那个人形的高等精灵不可能会服从除了主人之外的任何人的命令,而且她现在应该也在战场上。所以这个时候她是不会被任何人看着的。

“一定……一定要想办法逃走才行,不然会被杀掉的……”

维克娅低声地喃喃着,在艾瑞尔的眼神中看到的冰冷杀意毫无疑问已经激起了这个不过十四五岁少女内心的恐惧,那是丝毫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恶魔的眼神。

被奴隶贩子虐待、毒打的时候维克娅都从来没有感受到这样冰冷的杀意,虽然他们和艾瑞尔一样都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件东西而已。但是不同的是对于奴隶贩子而言只要自己活着,那就是一件漂亮的商品,就具备对应的价值。而对于艾瑞尔来说,如果不能被他利用的话,可能死掉的自己会更加有价值……

维克娅不禁打了个寒颤,强忍住身体不听话的颤抖,四下看了看确认没人看得见自己后,她从身上还算干净的麻布囚衣下摆内侧摸出了一串钥匙。这是她在艾瑞尔的帅帐里趁他睡着的时候偷来的,但是后来一直没有机会逃跑。本来维克娅也很害怕,因为之前在奴隶贩子手上时每次逃跑的尝试失败后都会遭到毒打,可是当她战战兢兢地度过一天之后才发现,艾瑞尔根本没有注意过钥匙不见了。这也不怪艾瑞尔同学,毕竟他要忙的事情多到大脑根本没有空暇来注意这种小事。

咔咔

维克娅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镣铐上的锁,她现在躲在一处小丘后面,卫兵和那两名马穆鲁克都没办法看到。维克娅深呼吸了几次,跌跌撞撞地朝着战场方向跑去。尽管**的双足很快被草地间隐藏的小石子或者植物根茎划破,但她都咬着牙没有减慢速度,竭尽全力奔跑着……

与此同时,艾瑞尔的军团与辛布里人的正面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他还是低估了这群蛮夷部落组成的“乌合之众”的战斗力,他们在为首一个大部落酋长的带领下以无与伦比的威势在接触的瞬间就使得第九军团的一段阵列完全溃退!即使在此之前军团的长弓队和艾瑞尔指挥的神机营已经对辛布里主力造成了相当严重的打击,但是严密的防御阵列只要有一个人不能坚守位置就会出现致命的漏洞,何况在第九军团的新兵中这不会是个例。

战事就是如此的戏剧化,即便冲锋的路上尸横遍野,神机营的火枪齐射也着实把那些辛布里武士吓了一跳,但是这些却都没有遏制住冲锋的威势。看上坚固整齐的盾墙和林立的长矛被这些轻装上阵的武士们轻松应对,第九军团的阵列几乎是一触即溃……然后就是短暂而残酷的混战,或许称之为一边倒的屠杀更加合适,阵列一散,第九军团的士兵没有抵抗多久就开始抛弃自己的位置向后方丢盔弃甲地逃跑了。

“第二段列压上!给我守住你们的位置!临阵脱逃者一律处死!!”

马库斯大吼着命令第二段列的各个百人队向前挺进,但是这些装备精良的军团士兵居然颤抖着看着前方相隔不远的混战战场没有行动……就连百夫长们的怒吼也听不进去了。不断有第一段列溃散的士兵一边绝望的悲号着一边通过第二段列百人队之间的缝隙,有的人浑身是血,有的人甚至丢了只胳膊……但更可怕的是他们几乎失去神智的绝望表情,恐惧开始再军团中飞速蔓延……

“第二段列!你们听不见吗!!给我压上去!!”马库斯拔出长剑,脱离了他的指挥位置(他现在是代理军团长在指挥,所以位置靠后)疾步冲到第二段列的士兵面前歇斯底里地朝他们吼道。

“可、可是……长官,那、那边是……”

“那边是战场!那边是敌人!那边是你的归宿!士兵!!”马库斯怒视着面前颤抖着弱声向他说话的士兵,抓住他的盾牌偏向一字一句地以最大声音吼了出来。“所有人!再敢违抗命令老子先在这里把你们军法处置!给我压上去,恢复阵线!马上!”

哐哐哐哐……一个百人队动了,第二段列的其他百人队也开始跟着一般移动一般保持战线。他们小心翼翼地举着盾牌,整个人都缩到盾牌的后面,像是在接近什么不得了的洪水猛兽一般。

艾瑞尔只是在第三段列的防线后看着这一幕,没有干涉马库斯的指挥。不过说实在的他也很头疼,没想到辛布里人的战斗力如此之强,再加上本来就高大的体格与吓人的纹身图腾与血腥的战斗手段,会把这些新兵吓破胆也无可厚非。但是第九军团的溃退有些太快了,这使得邻近的第四与第六军团承担了更多的压力。

再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如果这边被彻底击退,整支军队就会被切成两半,那时候才真的是回天无力。不过艾瑞尔也不打算这么快就让提松的第五军团投入战斗,看了看身后撤下来的神机营,他知道现在必须先靠自己支撑一段时间。第一军团和第十军团进展很顺利,对方的战术就是集中突破,所以两翼本就十分薄弱。正面五个军团的宽度已经足以抵抗辛布里人的攻势,所以艾瑞尔还分别命令第二与第八军团跟进卡斯诺特与拉比埃努斯的部队,以完成对敌军侧翼的合围。

“杜诺酋长!这些薩尔兰人简直太不堪一击了哈哈哈!”

“呵!我赫尔斯部落的战士哪点会比他阿尔维部落差?今天我们就在这里把石鸽堡丢掉的面子都找回来!荣耀永属赫尔斯!”

“荣耀永属赫尔斯!!”

噗嗤!杜诺挥舞着巨大的孔加宁战斧将眼前的士兵连带着头盔与甲胄一击劈开!浑浊而粘稠的血浆染透了他身上的黑色锁子甲与背后的熊皮披风,身高近两米的杜诺本人此时就宛若一尊战场上的浴血杀神般,那充满力量感的夸张肌肉与浓眉虎目的威猛相貌令敌人惊惧不已。在他挥舞巨斧已经不知道砍杀了多少军团士兵后,其他人几乎是看见他就开始两腿打颤、转身逃跑。

辛布里人诸部落之中,居住在马格兰高地的部落更加骁勇善战,而在马格兰高地的部落之中最强大的便是阿维尔与赫尔斯两个部落。在这两个部落豢养的武士中不乏精锐的魔法使,再加上辛布里世代传承的魔法战技,使得这些战士在血腥的肉搏战中显得无比强大,而杜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不同于阿维尔部落的世袭制,赫尔斯部落的酋长每一任都是长老议会选举出来的最强大的战士,长老议会会授予他赫尔斯部落世代相传的古老魔导武器孔加宁战斧作为权力与武勇的象征。而选举出的酋长也将一直带领部落直到他在每十年举办的武斗会上被新的挑战者打败为止。

“吼啊啊啊——懦夫们!谁还敢再来与我一战!!”

杜诺站在尸堆上狂吼,周围只剩下零星的抵抗和满地的第九军团士兵的尸体,赫尔斯部落的武士们都如下山猛虎般追击着落败的逃兵。其实之所以第九军团会如此快速溃败和正面对上强敌也有很大关系,辛布里人没有把高阶魔法使集中起来编组特殊部队的习惯,这导致杜诺麾下的酋长卫队与赫尔斯部落的武士集团中都有着大量的魔法使存在,虽然让高阶魔法使在这种地方产生伤亡很不划算,但也可以说至少现在他们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战局。

就在这时,第九军团的第二段列也开始踏着整齐的步伐举着锋利的长矛向前挺进。虽然原地防御效果可能会更好,但是那无疑会给相邻军团的第一道防线造成非常大的压力。同样都是新组建的军团,而且第九军团负责的防线本来就很小,马库斯可再丢不起那个脸了。就算他们无法恢复原先的防线,那至少也要将眼前的敌人牵制住!

“酋长!敌人的队列在靠近!”

“哼……赫尔斯部落的勇士们!碾碎他们!”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ds/2020/canDRgJfaDg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