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言情

捡个AI谈恋爱 第64章 我会不会也那般难受_是朕mq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们还真是丝毫不知道遮掩,这般高调。

他机械的将手中剩余的咖啡全都灌入口中,平时就偏爱这种浓郁不加糖的美式,今天一喝为何格外苦涩,和中药无异?

不过失态也就是这一会儿的事,黎京看见陈年年脚步轻盈飞也似的进了一楼大厅,狠狠的攥了攥拳,抿了下唇。

几步走回办公桌,猛地将手中的咖啡杯粗鲁的扔到桌子上,胡乱的翻起了桌上各部门刚送来的文件。

都是些常规,只要过目分类签字就好。

但拿起公章和笔的时候,唐辰逸却频频走神,眼前像是失去了焦距,烦躁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等下就要看到陈年年了,她环住他的腰,那个亲昵的告别吻......

黎京从未像此刻这般焦虑,他眼中的红血丝密布,头也疼的不像话,强怕自己不要去想,但还是抑制不住。

那画面实在是太过刺眼!

没办法,他只能借助外力,没有任何理由的,故意给了陈年年许多工作,有用的没有用的,全都一股脑的推到她那里。

最好能让人一整天都处于忙绿,让他们没有任何见面的机会。

见不到是不是这该死的影响就能少一些?!

这般被人牵着鼻子走是头一回,唐辰逸对自己多少有些恼火,不由得就迁怒到了陈年年身上。

陈年年对这一切都是浑然不知情,眼睛酸涩的不像话,心中的抱怨一刻未停,但手上动作却也麻利,没有丝毫含糊。

终于时间挨到了中午,趁着午休的间隙,她能稍稍喘口气。

活动了一些已经有些僵硬的手指头,陈年年不自觉的稍稍嘟嘴,拿出手机,想也没想的把电话给唐辰逸打了过去。

她现在急需一个人来跟她分担这些,需要安慰!

电话瞬间便被接听,说不清这是第几次,陈年年甚至好几次都怀疑,唐辰逸一人时无事可做,就紧盯着手机等她的电话。

“喂?年年?怎么了?在公司还好吗?”

低低的声线夹着数不尽的温柔通过电话线过滤后,还是听得陈年年心里一暖,忍不住就趴在桌子上,愤愤不平的开口道。

“我跟你说啊,我一点都不好,今天黎京就像是吃错药了一样,给了我好多的工作,那文件都堆成山了,一整个上午我手都僵的不会弯了,真讨厌,简直就是旧社会的地主,就知道压榨廉价劳动力!”

一上午的疲惫终于找到了个宣泄口,电话那头的人还十分愿意配合她。

陈年年喋喋不休,又说了好一会儿,正尽兴。

根本没发现周围,刚才还很嘈杂的那些吵闹声,不知何时全都消失了,四周已经许久没有人出声了。

她后知后觉的将手机拿离耳侧,往四周环视。

就见同事们的表情各个都很扭曲,神情各异,好奇怪啊。

砰地一声,又是小山堆一样的一摞文件拍在她桌子上,陈年年的不自然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转身抬头,正对上一双似笑非笑的冷脸,是黎京!

她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起身打招呼,弯腰配着笑脸,“黎总。”

这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啊,为什么就这么不声不响的,也不知道打个招呼。

她刚才那番电话里的内容,可都是“大逆不道”全都是说他的,更不知道他到底听进去了多少啊?

黎京点了点那一堆文件,声音冰冷,“下班之前全都整理好了,分门别类的送到我这里来。”

陈年年倒吸了一口凉气,回眸,顿觉眼前一黑,人生无望。

黎京没再理会她,转身离开,皮鞋擦过地面声音沉闷仿佛直接打在了她的心口窝子上,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周围同事见人走了,同时松了一口气。

“你们这些人,竟然都见死不救,没人提醒我!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

同事摊手表示无辜,七嘴八舌的调侃。

“从你刚开始说他冷酷无情是地主的时候。”

“为你默哀。”

“我们可是疯狂咳嗽提醒了,奈何您老人家实在是太专注,口若悬河根本没注意。”

陈年年哀怨趴在桌子上的看了一眼手机,电话刚才已经被她心虚给挂断了。

真是祸不单行!这叫什么事啊!

她眼冒金星,一刻没有停歇,连自己宝贵的午休时间都全部贡献出去之后,这一堆的文件才终于勉强在下班之前成功交到了办公室。

在去办公室的路上,陈年年几度犹豫,想想当时的情况,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哪还有胆子往里走。

她在走廊这一头做足了心里建设,眼见着就要下班打卡了,才不情不愿的去了。

谁知那里竟是空无一人,打扫楼层卫生的阿姨说,人早就走了。

陈年年愤愤不平的皱起了鼻子,嘴里念念叨叨。

“真是万恶的资本主义!”

晚上下班后,同事组织一同前去聚餐,大家平时的关系都还不错,没有拒绝的道理,陈年年欣然同意前往。

在去的路上还不忘给唐辰逸打了个电话报备。

电话那头的人说会去接她,陈年年瞬间心情明朗,连带着工作上的疲惫好像都一扫而空,愉快的将地址给他发了过去。

众人抵达烤肉店,各自动手,气氛很是热闹融洽。

唯一的小插曲便是,有个女同事因为刚分手,正处于失联状态,喝的烂醉,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几个人围着她不时的宽慰几句,还要提防着她耍酒疯。

陈年年看着她歇斯底里的痛苦模样,心里很是不是滋味,突然联想到,若是有天唐辰逸离开了她。

那她会不会也是如此?

嘴里的肉顿时味同嚼蜡,陈年年眼神黯淡下来,皱紧了眉。

这时身边一位同事的电话响起,竟是黎京打来,挂断后一脸的为难。

陈年年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老板叫我去附近一酒吧门口找他,没说具体,可我这实在走不开啊,你看她醉成这样。”

陈年年环视四周,好像除了她闲着,其他人都在忙。

“行,地址发来,我去吧。”

可能受到了那女同事的影响,她的心情有些糟糕,垂头丧气的出了门,找到了那间酒吧,果不其然看见了黎京的身影。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ds/2020/cNnjVh0sNjh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