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言情

宋医生的隐婚新妻 第36章 你是想麻翻我吧_天蚕雪灵芝

宋霜伤的不轻,但是在医院病房里总不如在自己家里过得舒心。

在医院养的差不多了之后,宋霜就办了出院。

出院那天,胡慧跟林凤雅都过来了。

宋霜说要住到金沙苑那边,林凤雅有些惊讶:“你不是一直住在豪庭的吗?”

豪庭是之前宋霜跟顾白笙结婚时候的婚房,住到现在已经有八年左右的时间了。

毕竟宋霜结婚都已经七个年头了。

更别说,婚前半年就住了进去。

宋霜漫不经心的开口:“那边离医院太远了。”

林凤雅知道,这只是儿子的借口。

之前豪庭离二院那么远,他还不是跟顾白笙在那边住了七年多。

如今顾白笙死了,拿着离着工作地点远做借口,根本就是骗人的。

归根究底,还是胡慧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林凤雅有些不高兴,明明是自己的儿子,但是现在却活活搞得跟胡慧生的一样。

胡慧的话比她的话在儿子那里还管用。

也不知道胡慧这么丈母娘给自己儿子灌了什么迷魂药。

顾白笙看着胡慧跟林凤雅之间暗流涌动,自己拿自己当个透明的,也不多说话。

等上了车往金沙苑那边走了。

才问宋霜:“你有行李要搬过来吗?我可以帮你搬。”

本着帮助伤患的好心,顾白笙想着给宋霜搬一搬东西。

宋霜那边却闭目小憩,眼皮都没抬的淡淡开口道:“住不了多久,不用搬。”

顾白笙听了他的话,微微一怔。

接着才想到,宋霜跟她也没有感情,住在一起不过是为了胡慧的话而已。

不过,他也不会低头委屈自己太久。

像是他这么聪明的人,很快就会找出办法,然后搬回去的。

如此琢磨。

顾白笙也就懒得再去管他搬家的事情了。

倒是那边的林凤雅看着儿子所坐的车子离开之后,转头看向胡慧,不服气的开口:“你是不是过分了点?”

胡慧比她更像个不急不躁的贵妇,看她:“怎么?”

“你硬是随便塞给我儿子一个女人还不够,现在还强迫他们住在一起?”

胡慧开口要说话。

林凤雅以为胡慧是要狡辩,不等她开口,就先说:“别以为你说不是你要求的我就会信,我儿子不是一个见异思迁那么快的男人,他不可能主动愿意跟这个姓白的女人住在一起。”

“没错,是我强迫他跟白笙笙住在一起的。”

胡慧坦诚的开口,一点狡辩否认的意思也没有。

这么坦诚,反而让林凤雅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她才好了。

胡慧看着林凤雅那斗不过自己,又很生气的脸,淡淡道:“你如果有本事,也可以让你儿子不跟她住在一起。”

林凤雅看着胡慧挑衅的目光,几乎要气炸了。

手指掐着手心,眼神犀利的要把胡慧给片了。

偏偏胡慧对他狠辣愤怒的目光毫不在意。

微微笑了一下,气定神闲的转身走了。

林凤雅身后的佣人非嫂也有点不忍心看。

林凤雅却眼睛眯了一下,恨恨道:“非嫂,待会儿给白家打电话。”

非嫂有点犹豫:“夫人,这位白小姐……”

“打!”

林凤雅声音一狠。

非嫂不敢再说了。

……

顾白笙跟宋霜推门进了金沙苑的家,就看见房间里已经动了一些摆设。

就连卫生间里原本只有一套的洗漱用品,如今也变成了两套。

多了宋霜的那一份。

而宋霜所住的侧卧里,衣服也多了许多。

顾白笙搬进来的时候,主卧是空着的,她就自觉去睡了主卧。

如今倒是形成了一个很怪异的格局,她这个不算是女主人的女主人霸占了主卧。

而真正的男主人宋霜只能蜗居在侧卧。

“我把主卧给你收拾出来吧。”

顾白笙觉得让宋霜去睡主卧会比较好。

宋霜却道:“麻烦,不换了。”

就这样,说完就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顾白笙看了看冰箱里的食材,打算给宋霜熬个鸽子汤。

宋霜进了房间就去休息了。

一直睡到天蒙蒙黑的时候,才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里面是林凤雅温和的声音:“霜儿,晚饭吃过了吗?”

“还没。”

“我让人……”

“不用。”宋霜在母亲说出要给自己送饭之前,打断了母亲的话。

林凤雅被儿子如此利落的拒绝,叹息了一句:“你这个新娶的媳妇儿,真是不会照顾人。”

这话音刚落。

就听见侧卧的房门被敲了一下,顾白笙端着托盘,用肩膀顶开门,对着正在讲电话的宋霜道:“我熬了很久的鸽子汤,香不香?”

宋霜:“……”

电话里听见声音的林凤雅:“……”

母子两个人在短暂的沉默之后。

宋霜一边看着顾白笙走进侧卧,把晚饭放在他的桌子前,一边烦恼的捏着一跳一跳的眉心问林凤雅:“妈,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好了。”

顾白笙一边把鸽子汤从托盘上端到小桌上,一边扫了一眼正在接电话的宋霜。

电话那边的林凤雅似乎说了什么让宋霜不太高兴的事情,宋霜的冷淡的眼神里浮出几分压不住的烦躁。

“我会过去的,您别说了。”

林凤雅这才满意:“那我后天下午等你过来。”

“嗯。”

宋霜简洁的应了,然后挂断电话。

顾白笙看他把手机挂断放在一边,将小汤勺给宋霜递了过去:“我听人家说,这个对伤口愈合好的,所以炖了很久,你尝尝味道。”

宋霜接过汤勺,没话对她说。

顾白笙也不介意宋霜把自己当成保姆,就看着他薄唇浅浅一启,喝了一口。

然后,皱起了眉毛。

“怎么放了这么多麻椒?”

“麻吗?”

顾白笙紧张的问他。

“麻的舌头都要尝不出味道了。”

一般人听见这种回答,多半热衷烹饪的心都会受到巨大的打击。

但是顾白笙不一样,顾白笙不仅是没有受打击。

还把另一个汤盅挪了过来,然后把盖子掀开:“那喝这个吧,看看这个味道怎么样。”

宋霜把那个放了麻椒的鸽子汤推到一边。

又喝了一口没有麻椒的,眉头还是皱着没有舒展开。

“这个怎么样?”

“那个太麻了,这个也尝不出味道。”

“那你快喝吧。”

顾白笙放了心,催促他快点喝。

宋霜拧眉看着她:“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想麻翻我?”

顾白笙有点心虚的笑:“怎么会,你别瞎说。”

宋霜皱着眉毛喝了半盅汤,然后就推开了。

顾白笙看他不喝了,就要端走。

宋霜却打住她:“留在这儿吧,我半夜醒了再喝。”

“锅里还有,这个凉了,等你半夜醒了,再去热锅里的喝吧。”

顾白笙微笑一下,自认为非常贤妻的把凉了的汤端走了。

并且在去了厨房之后,鼓捣了好半天,然后才会卧室里洗澡休息。

睡前的时候,顾白笙仔细看了招聘网上的信息,然后做了认真的记录。

接着才心满意足的睡觉。

只是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梦见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有跟宋霜结婚时候的画面,有第一次生产的时候,宋霜陪着她进产房,全程牢牢握着她的手,给她擦汗的画面。

也有在孩子夭折之后,宋霜想要抱住她,却被她挣脱开,一巴掌打到脸上时候的画面。

忽然,她梦见宋霜站在她在地震中丧生的废墟面前,眼神充满了死气与绝望的模样。

天上飘着雨丝。

宋霜跪在地上,全身都被打湿了,却还在徒劳机械的不断去扒废墟上的砖石水泥。

旁边有人议论的声音传过来——

“听说砸死的那个女医生是他太太。”

“在这边跪着扒了一天多了,真可怜。”

“就只扒,也不说话,别人拉也拉不动,是不是疯了?”

“多半是疯了。”

顾白笙努力想去看清楚宋霜的脸。

但是画面很模糊,雨雾蒙蒙的。

宋霜的头发跟衣服都被打湿了,往日里总是端的笔直的肩背,此刻也颓唐的垮了下去。

他的手在不停的扒地上的石块,十个手指的指甲都被磨得断裂出血。

那么好看的一双手,都变得脏污的布满了伤痕。

但他全然不在乎,只是机械一样,不停的扒,不停的扒。

她忍不住有点难受,出声喊他:“宋霜?”

宋霜没有反应。

她又喊:“宋霜?”

他仿佛听见了一样,猛地抬起头来,眼睛里布满了震惊的亮光:“笙笙?笙笙你没死是不是?”

“我没死……”

她回答。

忽然嘭的一声,地面猛地一震。

余震又开始了!

“啊!”

顾白笙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惊慌的抱着被子转头去看床头的水杯。

水杯里的水平面一动不动,没有半分的波动。

她才猛地意识过来,刚才是做梦了。

她猛地吸了口气,抹了一把头上被吓出来的冷汗。

然后抬手捂住了脸:“真特么可怕……”

她自言自语。

却没有注意,在门口,一条缝隙轻轻的关上,透进来的光也无声无息的湮灭在了关闭的门缝里。

宋霜的伴随着走廊的灯光被关上,而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他的手上端了一碗凉了的鸽子汤。

里面全是麻椒。

根本不像是一个好好烹饪出来给人吃的食物。

反倒像是故意恶搞别人的东西。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ds/2020/cNlFllZsNFl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