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言情

神豪之娱乐天下 第二百零二章 故地重游_天道至上

9月11日这一天,郑旭东既没有参加米高梅的股份谈判,也没有去参加天然气田股份的谈判,他将这二场谈判完全交给了蔚然和舒曼二人。作为领导,他充分相信自己下属员工的能力,到时他只要听谈判结果的汇报就行了。

他一大早吃过早饭便从希尔顿酒店里出来,出来时为了不被别人认出来,他还穿上了平时不怎么穿的“战袍”--黑色帽衫,黑色眼镜,黑色口罩,还有一顶大大的鸭舌帽。本来在日苯是没人认识他的,但自从莫桑比克的天然气田被众多石油集团发现后,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身后有没有心怀不满的人在跟踪他,就比如日苯政府这次没有得到一点股份,他们会不会做出让他“消失”的事情郑旭东也说不准。

再者,他今天要去一个“老地方”,这个地方就是横须贺,他曾经在穿越前2010年的8月去过那里,今天他要故地重游。此次去横须贺也必须是秘密前往。

为了确认自己没有被其他人跟踪,郑旭东走进一家离希尔顿酒店不远的商场,今天是周五并不是休息日,可商场里依然人来人往,听这些人说话的口音就知道是国内大陆来这里旅游的。

郑旭东几次都通过商场里无处不在的大镜子观察自己的身后,看有没有人在跟踪他,别说还真有几个打扮的像旅游的人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每当他在照镜子的时候,他们都会装作整理衣服或鞋带,或者观看离自己的最近的商品。

郑旭东几次想甩掉这些人都没有甩掉,看来对方也是专业人士。最后他没有办法只好钻进了商场的卫生间。找到一个无人的蹲位钻了进去,然后将门从里面反锁好。

以最快的速度脱掉自己这一身的衣服塞进空间,然后再从空间里拿出一套耐克的运动服穿在身上,再从空间里拿出化妆的工具,迅速将自己化成青森县六所村核废料处理工厂吉川洋介的样子,因为前几天去偷核废料的缘故经常化装成他的样子,化妆成吉川洋介对于郑旭东来说熟练到不行。

可郑旭东化妆再快也没有跟踪他的人来得快,就在他快要化完的时候,跟踪他的那二个人走进洗手间,二人用英语小声交流着。

“你看清了吗?他是进到这里了吗?”a问。

“看清了,错不了,我向上帝发誓他刚刚进来的。”b答道。

“那赶紧各个蹲位看看。”a小声说道。

“嗯!”

b慢慢地趴在贴着瓷砖的地上,从各蹲位门下面看哪个里面有人,看完后他站起身冲着a伸出三根手指,然后又指了指其中的三个蹲位的门。

a站在第一个有人的蹲位门前,用手敲了敲门,装做着急的样子用英语说道“哥们,能快点吗我吃坏东西了,有点憋不住了!”

里面的人明显很不高兴自己在那个的时候被打扰,所以口气有些冲地说道“滚开!没上完呢,去别的蹲位!”

a、b二人一听这里面的人明显说得是英语,而且还是地道的伦敦腔,应该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二人又来到郑旭东的蹲位前,这次b敲门后开口说道“哥们,能快点吗我吃坏东西了,有点憋不住了!”

郑旭东则用标准的日苯关西地区日语说道“八嘎!真没礼貌,打扰我上厕所!滚开!”

a、b二人听到是日语互相看了一眼摇了摇头,然后走向第三个有人的蹲位,a敲门又把吃坏肚子的借口说了一遍,这时蹲位里却传来一个说中国普通话的声音,“对不起,我英文不太好,麻烦你们说慢一点,好吗?”

听到里面传来的是中国普通话,a、b二人都互相点了点头,他们知道今天所跟踪的目标正是一个中国人。

就在这时郑旭东已经化完妆了,把自己变成了吉川洋介的样子,“哐”的一下生气地将卫生间的门推开,从蹲位里出来还瞪了跟踪他的a、b二人一眼,径直走到洗手池前用日语骂骂咧咧地小声说道“外国人真没有礼貌!明明还空着那么多蹲位不用,跟人家抢蹲位,妈的,连个厕所都没上爽!”

a、b二人虽然听不懂日语,但明显能看出郑旭东演的吉川洋介很不高兴,二人冲着郑旭东还抱歉地笑了笑,然后指了指他们的肚子,意思是吃坏东西了。

而郑旭东则没有再理会他们,从卫生间里出来走到最近的高铁站点,买了张去横须贺的火车票就上了车。

东京与横须贺之间的距离很短,日苯高铁只要45分钟就能到达。

上了火车第一件事郑旭东直接来到火车的卫生间,将脸上吉川洋介的妆卸下来,重新化上一个老年人的妆容,这个妆容就是郑旭东去见吉川洋介时化的样子,他曾经化过二次,所以这次化得也非常快,仅用了不到三十分钟便化好了。

为了配合他这个老年人的身份,他还换上了一条卡其色的休闲西裤,一双白色皮鞋,一件银灰色的真丝衬衫,还在领口处扎了一条黑红相间的丝巾,戴上一顶沙滩米黄色草帽,最后手上还拿了一根桃木的手杖。从卫生间再出来时,他就变身成了一位刚刚归国的美籍日侨。

郑旭东买的是头等舱,所以列车厢里的乘客比较少,在他的对面坐了一个日苯少妇带着一个年龄大约在三、四岁左右的小姑娘。

小姑娘非常漂亮懂事,还将便当盒里一块妈妈亲手做的寿司拿出一块请郑旭东这个“老爷爷”吃,郑旭东随手就从空间里摸出一块在澳门免税店买的美国品牌的巧克力送给了小女孩儿。

一路上郑旭东用日语跟母女二人说了很多这些年在美国打拼的经历和见闻,逗得二人笑了一路。

东京到横须贺仅四十分钟的路程很快就到了,郑旭东拄着拐杖,热情的少妇还搀扶着他下了高铁列车并目送他离开。

出了火车站郑旭东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横须贺美术馆,在这里下车仅走了五百多米便来到了一栋五层白色小楼街道的对面。像这样的建筑在横须贺非常普通,也非常多,所以这个五层白色小楼并不起眼。

那郑旭东为什么要来这里呢?这次的行程是郑旭东临时加进去的,因为他在穿越前,也就是一年后的这个时候,他在这栋五层小楼内亲手干掉了五个保镖,并干掉了这些保镖的“主子”,日苯官防情报长官铃木光辉中将。

现在回想起他与日苯最高情报长官铃木光辉中将之间的恩怨也让郑旭东嘴角冷冷地露出一丝微笑。穿越前他意外得到了美国的《独立宣言》,然后这位情报长官铃木光辉派出了杀手,也是他自己的女儿铃木千代到他的家来夺取《独立宣言》并趋机杀掉他,可没想到遭到了郑旭东的反杀。为了报复铃木光辉派杀手来杀他,郑旭东当时坐上外星飞船给他的那架飞机来到这里,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杀掉了保护铃木光辉的保镖并逼迫他剖腹自杀。

再交来到事发时的地方,郑旭东可以说是感慨万千。他再次感慨自己穿越的奇葩,竟然往前穿越,此时他没有得到美国的《独立宣言》,当然铃木光辉也就不会派杀手他女儿铃木千代来杀他,这一切还都没有发生呢!

那他为什么要再次来到这里呢?

因为这里是日苯情报主官铃木光辉中将的安全屋,这里藏着铃木光辉多年来积攒下的各种财富和日苯政要的各种违法证据。郑旭东决定在离开日苯前将这些东西拿到手,尤其是那把铃木光辉用于剖腹自尽的日苯十大武士刀之一的村正妖刀。

想到这里郑旭东就有些激动,他不知道这五层建筑里还有没有铃木光辉的保镖在保守,通常铃木光辉只有在半夜的时候才会来这里停留片刻,现在正是上午,又是工作日,正常他应该不会在这里。

不管如何他都要进到里面,郑旭东拄着拐杖慢慢地穿过马路向那栋楼走去,走到楼栋门口,想起穿越前他在这里干掉了二名保镖,可此时这里什么人都没有,这楼没有电梯,郑旭东只好拄着拐杖一层一层的沿着楼梯向上爬着,三楼楼梯拐角处当时的他又干掉二名保镖,可现在的这里还是没有人。继续向上爬,到了五楼顶层,当时的防火门后站着铃木光辉的保镖队长松广昭平,他正拿着手枪顶在防火门后面只等着他开门然后就开枪

“吱呀呀”郑旭东毫不犹豫地将老式防火门推开了,进入五层的走廊,走廊里什么人都没有,寂静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

这一层一共五户人家,但郑旭东知道靠近最东面的三家都被铃木光辉买了下来,并且将他们全部打通了连成了一户。而且只有最走廊尽头的那扇门才能被打开,其他的门都只是“聋子的耳朵摆设!”

除了最里面的那扇面,郑旭东打开其他任何一扇门都会触发警报,郑旭东非常熟悉地慢慢走到走廊尽头,站在最里面那扇写着501的门口,大门看上去是木头的,但郑旭东知道这木头门里面包着一层十公分厚的特种钢板,想用普通机械打开,难于上青天!

不但如此,门上有一个钥匙孔,那也是装饰,不知道的人只要尝试用任何都去插进去开门,也同样会触发警报,开门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

文章内容不代表晨合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enheyue.net/ds/2020/cNlFllZoNFl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